鱼翅与花椒 8.4分
读书笔记 第29页
慕月薇涵

一九九四年的成都,有种食物和土耳其烤肉在英国一样,都是深夜街头最受欢迎的小吃,那就是兔脑壳。这还是个加拿大朋友告诉我的。我目睹了兔脑壳在玻璃柜橱里一字排开,散发着不详的气息,没有耳朵、没有脸皮,兔眼珠子直勾勾看着你,尖尖的牙齿一览无余。光想想我就要吐了。但是一天晚上,上了节时间不短的舞蹈课之后,我又累又饿,跑到一个路边摊觅食。几杯酒下肚,理智让位给酒精,我吃了人生第一只兔头:一切两半,撒了点辣椒和葱花。我不想细说下巴上的肉口感多么厚实丰富,眼睛那块儿是多么柔软、多么入口即化,兔脑髓多么顺滑绵密。我只想说,从那天开始,我几乎每个周六晚上都会点炒兔脑壳来吃。(后来我才知道,四川方言里会把亲嘴儿叫“啃兔脑壳儿”。)

0
《鱼翅与花椒》的全部笔记 4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