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列日涅夫时代 7.7分
读书笔记 全书
雪磨坊

1. 有些人一再追问退休将军奥滕贝格,要他描写勃列日涅夫在小地建立功勋。固执的将军总是回答说:“我在那里没有看见过他。”

2. 战争业已结束,勃列日涅夫当上了方面军的政治部主任。

3. 1927年入党时,履历表上“本族语”一栏他先写的是“乌克兰语”,然后又划掉改写为“俄语”。

4. 1962年秋古巴导弹危机中,“我们在度过一个不眠之夜后,正起草致肯尼迪总统的紧急信件,”扎米亚京回忆道,“门突然打开,嘴上叼着香烟的列昂尼德·伊里奇出现在门口,他问:‘冰球打得怎么样了?比分如何?’苏联中央体育俱乐部队正在比赛。”

5. 1913年俄罗斯帝国人均占有粮食540公斤,半个世纪之后则为573公斤。

6. 自1964年中期起勃列日涅夫停止作日记或笔记,而此事他已进行20年之久。他照旧记录赫鲁晓夫的指示,却不记载与何人会面以及谈了些什么。勃列日涅夫明白,他正在参与一场名副其实的政治阴谋,所以不想留下蛛丝马迹。

7. 苏联人收到报纸后,都不无欢欣地仔细端详那张依然年轻而且招人喜欢的脸。

8. 他会突然开始朗诵诗歌。他能背诵梅列日科夫斯基的长诗《萨基亚·穆尼》和叶赛宁的许多抒情诗。

9. 后来在改革的年代,人们都感到惊奇:哪来的这么些民族问题?

10. 勃列日涅夫当政时领导中央宣传部的雅科夫列夫对此表述得更为简练: “知识不足,不忘旧怨,毫无才能,但有一点除外:对自身的拥护者和反对者具有极为准确无误的辨别能力。”

11. “乌克兰人”和“共青团员”对立,为勃列日涅夫施展手腕开辟了广阔的空间。他善于让自己的战友们彼此冲突,从而削弱他们的地位。

12. 将军和元帅们对勃列日涅夫普遍持肯定态度,他与赫鲁晓夫形成特别鲜明的对比。赫鲁晓夫将他们看得无足轻重,从不肯以授奖授衔取悦于他们。

13. 出兵捷克斯洛伐克之前不久曾召开中央全会。勃列日涅夫讲述了与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人会晤的情况,但只字未提苏联可能出兵的事。

14. 切洛梅和扬格利几乎同时提出了自己的洲际弹道导弹方案,每一位设计师都有一批拥护者。勃列日涅夫不知道应当选择谁。勃列日涅夫看中扬格利,但国防部却站在切洛梅一边。勃列日涅夫决定将两种导弹都用作军备。这个决定对于经济是致命性的,但是使他避免了不得不与别人辩论和争吵。

15. “我宁肯浑身湿透,也不会手擎雨伞。”卡特说。这是因为,当年张伯伦从慕尼黑归来谈及与希特勒签订协议之事时,恰恰是站在一柄大伞之下……

16. 苏联军队入侵阿富汗时,勃列日涅夫已经病入膏肓,徒有国家元首的名义。如果他健康尚可,很可能不会允许安德罗波夫、乌斯季诺夫和葛罗米柯将国家拖入阿富汗的那场冒险之中。

17. 勃列日涅夫在敞开心扉时曾对亚历山德罗夫-阿根托夫说: “安德烈,你知道吗,不管怎样,在评价所经历的道路时我得出结论,我所担任过的职务之中,最好的还是州党委书记。”

18. 掌握住州委、边疆区委、民族共和国第一书记们

19. 勃列日涅夫很走运。70年代中期石油价格开始飙升。赫鲁晓夫在位时每桶15美元,勃列日涅夫时代末期已上升至每桶80美元。勃列日涅夫去世后油价下跌。

20. 最后数年中,他每天夜里都服用四五片安眠药。他并未患失眠症。他已经睡得足够了,却硬要自己相信,他还需要睡得更多。

21. 勃列日涅夫在美国的时候很开心,举止自信而随意。因为他没有带妻子随行,所以陪他度过两天时间的是专机上的一名空姐。勃列日涅夫甚至还将她介绍给尼克松,尼克松丝毫不觉惊讶,只是礼貌地莞尔一笑。告别时,还对她说:

“要爱护总书记。”

22. 当时还是美国副总统的老布什乘飞机前来参加勃列日涅夫的葬礼。他后来讲述道:“我位于来宾观礼台上,有着良好的视界,我看见死者不胜悲伤的遗孀走到勃列日涅夫灵柩近旁,作最后的告别。她瞧了瞧他,俯身在灵柩上,接着(完全确定无疑)对丈夫的遗体画了一个十字。我不胜惊愕。”

0
《勃列日涅夫时代》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