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魂 9.0分
读书笔记 主题和变奏
都叫我小孟

弘历要重申官场规范。到这个时候,中国帝制本身的发展和特性导致了君主想要维持对官僚制度稳固、有序和可靠地控制都不容易。

到弘历的时候,官僚体制已是盘根错节,征服者已不可逆转地进一步汉化,以至于君主对官僚的常规控制已捉襟见肘。

所以叫魂案的出现恰到好处,至于弘历本人是否真的相信“叫魂案”的妖术,就不得而知了。

对他来说,术士的妖术比之汉文化的蛊惑是否就更不可信?术士们窃取人们的灵魂,腐败的汉文化则窃取满洲的品德,哪一种危险对他更为真实呢?

对于民众来说,妖术又意味着什么?权力的幻觉

在这个权力对普通民众来说向来稀缺的社会,以“叫魂”罪名来恶意中伤他人成了普通人的一种突然可得的权力。

文革时期的情况也类似。“来自顶端突然可得的权力”让人迷失甚至变得邪恶。

0
《叫魂》的全部笔记 50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