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剧场 8.5分
读书笔记 第108页
suri

一个年轻人(《尤金在打电话》)边打电话,边把他空洞的目光朝向镜头,同时抓住一只试图逃跑的猫的尾巴。一个老人用他手臂上延伸出的两个管子遮住耳朵。两个裸体的男人待在房间的角落里,其中一个面无表情地坐着,另一个对着一片废铁做鬼脸。

这些照片里关于意义的理性问题被削弱了。但又揭示了它( meaning)的深层本质,现实在这里作为一种令人费解的、无限可能性的假设。因此,画面不知不觉地滑进离奇的境界,就像一个白日梦。真实,却无常

一甚至画面里的那些脸,也在不断地问摄影师,希望确认他们自己的存在。他们的表情古怪,常常显得不协调,但不做作,只是模棱两可

他们不属于逻辑世界的一部分。叙事,以及它那死板的“原因”和“结果”的关联性,已经让位给一种流沙般的情感,人在里面挣扎着,自由行动,却无从逃脱。独自一人漂浮在怀疑的海洋,或困在别人的眼中,或者像萨特所写的,“没有特性,但有自由,困在一个无端的境遇中,这就是荒诞的基础

画面缺乏可以直言的意义,然而正是通过混乱的直观体验,我们得以体验更广阔的无意义

0
《荒诞剧场》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