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剧场 8.5分
读书笔记 第108页
suri

拜伦写过,“死亡是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死亡的象征是多样的。随着拜伦工作的进展,那些象征变得无所不在。他的画面中越来越多地充斥着动物的尸体、被遗弃的物品、缺席者的肖像,直到展现一种生活的模式,而却不见其中的人。这种过程延续到了他最近的照片中,缺席感如此的强烈,以至于没有留下生命的空间,只有如同被困在记忆的岩石中,一些陈的痕迹。这是一个自我的旅程,一份属于内在的日记,穿过萎靡和焦虑的王国,被渴望去看和记录的欲望教唆着,完全摆脱了想要去解释它的希望。

埃斯特拉贡:我们总是寻找一些能证明我们存在的东西?

弗拉季米尔:是的,我们是魔术师。

寻找旧日的记忆,而那些存在正是被丢弃的、已死亡的。

0
《荒诞剧场》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