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氏春秋 8.3分
读书笔记 离俗览第七
二木

一曰:世之所不足也,理义也;所有馀者,妄苟也。民之情,贵所不足,贱所有馀。

二曰:君子之自行也,东必缘义,行必诚义。……故当功以受赏,当罪以受罚。赏不当,虽与之必辞;罚诚当,虽赦之不外。度之于国,必利长久。

四曰:凡用民,太上以义,其次以赏罚。

……民之用也有故,得其故,民无所不用。用民有纪有纲。壹引其纪,万目皆起;壹引其纲,万目皆张。为民纪纲何也?欲也恶也。何欲何恶?欲荣利,恶辱害;辱害所以为罚充也,荣利所以为赏实也。赏罚皆有充实,则民无不用矣。

能用非己之民,国虽小,卒虽少,功名犹可立,古昔多由布衣定一世者矣。皆能用其有也,用非其有之心,不可察之本。

威愈多,民愈不用。亡国之主,多以多威使其民矣。故威不可无有,而不足专恃。

0
《吕氏春秋》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