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蔷薇 9.1分
读书笔记 早就打算写的一本书
Atomic Frank

我一直在寻访与勃洛克有关的一切一人、环境、彼得堡的风貌(自诗人逝世以来,彼得堡的风貌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也许这种举动显得有几分幼稚吧。

我自己也不理解,为什么从很久以前起,我就念念不忘地想在列宁格勒找到勃洛克的房子,那幢他在其中生活过和逝世的房子,而且一定得自己去找,不要任何人帮助,不问路,不查看列宁格勒的地图。于是我虽只模模糊糊地晓得普里亚日卡河的大约位置(勃洛克生前住在这条河的沿岸街,就是现在十二月党人大街的拐角上),就徒步朝那条河走去,而且没有向任何一个人问过路。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自己也不怎么明白。我相信,我能凭直觉找到路,相信我对勃洛克的眷恋,能像引路人那样,挽着我的手把我领到他家门口。

头一回,我未能走到普里亚日卡河。因为河水泛涨,桥都封闭了。

我只好打着寒战,遥望着西边黑气腾腾的雾霭。普里亚日卡河就在那边。一阵阵湿漉漉的风打那儿刮来,把一团团的烟雾也带了过来。耸立在雾中的大厦,像是无数巨大的石船,高耸在风暴中。

我知道勃洛克的房子紧靠海边,显然,波罗的海风暴袭来时,它是首当其冲的。

第二回,我才走到了普里亚日卡河边那幢房子跟前。这回我不是一个人去的。我的十九岁的女儿与我同行。少女仅仅由于我们要去探访勃洛克的故居而又悲又喜。

我们沿着涅瓦河的沿河街走去,不知为什么,这天一路上的情景我记得异乎寻常的清晰。

那是十月的一天,雾霭沉沉,落叶萧萧。在这样的日子里,雾总是萦绕在地面上,久久不肯散去。它化作牛毛细雨把清新的空气注满我们的胸腔,把像尘埃一样细小的水珠沾满铸铁的栅栏。

勃洛克有句用语:“秋日的影子”。这天就布满了这种昏暗的、料峭的影子。一幢幢在列宁格勒围困期间被弹片炸得伤痕累累的住宅的窗玻璃,闪烁着昏暗朦胧的光。空气中弥漫着一闻到了一股覆满水藻的河水和锯屑的气味。涅瓦河边这段路比较荒凉,有几个穿短棉大衣的姑娘正在这里用电动圆锯把桦树锯成劈柴。锯屑像一道道焰火,飞溅开去,可是一向尖得刺耳的电锯声在这儿却不知为什么变得柔和、低沉了。电锯仿佛是在悄声唱着歌。

面前出现了一条黑沉沉的运河,这就是普里亚日卡河。河那边耸立着船厂的船台、烟囱、浓烟,以及一排排熏黑了的厂房。

我知道勃洛克寓所的窗子是朝西的,正对着这座工厂,正对着河边。

我们走到了普里亚日卡河边,立刻看到在一片低矮的石头房子后边有一幢唯一的高房子,非常普通的砖房,这就是勃洛克的故居。

“我们终于到了,”我对女儿说。

她停了下来。她的眼睛里闪耀着喜悦,但顷刻间,又添上了泪光。她竭力想忍住泪水,但是泪水不听从她,还是夺眶而出,一颗颗小小的泪珠从睫毛上滚落下来。后来她抓住我的肩膀,把脸埋入我的衣袖,以遮住泪水。

这幢房子的窗户闪烁着列宁格勒昏暗朦胧的光,可是对我们父女俩来说,这地方,这光,都好像是神圣的。

0
《金蔷薇》的全部笔记 16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