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8.1分
读书笔记 塔铺
我有雨天a

从“李爱莲”、“耗子”、“磨桌”这些人名来看,就充满乡土气息了,也贴切了人物性格,让人很有代入感,不禁回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我”与李爱莲的单纯喜欢与懵懵懂懂的情感,随着日子的拉近越来越泛红了脸。

第二天一早,我拿了书,穿过玉米地,来到那天李爱莲割草的河边。我知道她比我到得早,便想从玉米地悄悄钻出,吓她一跳。但等我扒开玉米棵子,朝河堤上看时,我却呆了没有再向前迈步,因为我看到了一幅图画。 河堤上,李爱莲坐在那里,样子很安然。地面前的草地上,竖着一个八分钱的小圆镜子。她看着那镜子,用一把断齿的化学梳子在慢慢梳头。她梳得很小心,很慢,很仔细。东边天上有朝霞,是红的,红红的光,在她脸的一侧,打上了一层金黄的颜色。 我忽然意识到,她是一个姑娘,一个很美很美的姑娘。 这一天,我心神不定。《世界地理》找来了,但学习效果很差,思想老开小差。我发现,李爱莲的神情也有些慌乱。我们都有些痛恨自己,不敢看对方的目光。 晚上,我们来到大路边,用手电不时照着书本,念念背背。不知是天漆黑,还是风物静,这时思想异常集中,背得效果极好。到学校打熄灯钟时,我们竟背熟了三分之一。我们都有些惊奇,也有些兴奋,便扔下书本,一齐躺倒在路旁的草地上,不愿回去。 天是黑的,星是明的。密密麻麻的星,撒在无边无际的夜空闪烁。天是那么深邃,那么遥远。我第一次发现,我们头顶的天空,是那么崇高,那么宽广,那么仁慈和那么美。我听见身边李爱莲的呼吸声,知道她也在看夜空。 我们都没有话。 起风了。夜风有些冷。但我们一动不动。 突然,李爱莲小声说话:“哥,你说,我们能考上吗?” 我坚定地回答:“能,一定能!” “你怎么知道?” ”我看这天空和星星就知道。” 她笑了:“你就会混说。” 又静了,不说话,看着天空。 许久,她又问,这次声音有些发颤:“要是万一你考上我没考上呢?” 我也忽然想起这问题,身上也不由一颤。但我坚定地答:“那我也永远不会忘记你。” 她长出了一口气,也说:“要是万一我考上你没考上,我也不会忘记你。” 她的手在我身边,我感觉出来。我握住了她的手。那是一只略显粗糙的农家少女的手。那么冷的天,她的手是热的。 但她忽然说:“哥,我有点冷。” 我心头一热,抱住了她。她在我怀里,眼睛黑黑地、静静地、顺从地看着我。我吻了吻她湿湿的嘴唇、鼻子,还有那湿湿的眼睛。 这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吻一个站娘。

年少时期的爱情总是羞涩中带点慌乱,思想也总是会开小差的。年轻的姑娘是美的,小伙子是帅气的,这看起来比月亮和星星还要相配,这世界也是充满了无限单纯和美好,心是热的,周围是静的,时光悄悄流淌在我们怀里和不自觉的吻中。 我常常想,人们描述第一次的心情会是怎样的,是美的,是热的,是甜的,是纯粹的。怎样都好,像是我第一次离家远游,同时拥有着冒险精神和对未知不可测的担忧,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独立行走,对未来充满了好奇和试探,而后来的很多次已不深刻,有的可能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笔,亦或是第一次的复制。

她突然伏到我肩头,伤心地、“鸣鸣”地哭起来。又扳过我的脸,没命地、疯狂地、不顾一切地吻着,舔着,用手摸着。 “哥,常想着我。” 我忍住眼泪,点点头。 别怪我,妹妹对不起你 “爱莲!”我又一次将她抱在怀中。 “哥,上了大学,别忘了,你是带着咱们俩一块儿上的大学。” 我忍住泪,点点头 ”以后不管千什么,不管到了天涯海角,是享福,是受罪,都不要忘了,你是带着咱们两个。 我点点头。 暮色苍茫,西边是最后一抹血红的晚霞。 我走了。 走了二里路,我向回看,李爱莲仍站在河堤上看我。她那身影,那被风吹起的衣襟,那身边的一棵小柳树,在蓝色中透着苍茫的天空中,在一抹血红的晚霞下,犹如一幅纸剪的画影。 ……

高考,爱莲没有来,她嫁人了,这算是认命吧,做出以牺牲自己为代价的“唯一”也是“最好”选择。插一句医疗问题,虽然现如今国家体制改革不断推进,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说也还是看不起大病的,除了感叹一个健康的身体是多么重要以外,更需要为养老,照顾父母最好准备!话说回来,爱莲在见到“我”时的哭喊,拥抱和吻,一定费了不少力气,唯有寄希望于“我”,或许爱莲可以不那么悲伤地活下去。”我点点头。”我走了。”简短的话语更有力。如果是我,可能不会回头看,至少不会让爱莲看见。没有告别,或许是最好的告别。没有遗憾的人生好像不圆满?没有失去好像不够珍惜?没有你,我还是我。

0
《一地鸡毛》的全部笔记 6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