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庵文集 8.6分
读书笔记 续前段。小学办学。
nolix

夫地方绅士岂尽善良凋劣之青衿,不学之贾竖,窥一时之大势,窃兴学之美名。官以办学之人而稍加敬礼,绅乃藉官之势以肆其恣雎。小民负戴之寂麦,屠宰之羊豕,几于入市无税无物不征。而其藉以干预他事,武断乡曲者,更无论矣。长吏之于乡僻,既为耳目所不周;小民之疾学堂,殆视教会为尤甚。以教会不过习惯上之冲突,而学堂则关乎生计上之问题故也。

一邑如此,天下可知矣。以今日至不普及之教育,而其效如此,则普及教育之需莫大之经费者,其效更可睹矣。撰其所由,皆由当日未定筹款方法所致。故部中亟应与度支部、民政部及各省督抚察看地方情形,定教育经费负担之额,征取之法,以为经常税之一部,取之自官,而分配之于各校。要之,筹款不妨责诸村镇之绅,而征取必由行政之吏。万不可使筹款之人,即为征税之人;尤不可使征税之人即为办学之人。

庶不伤家庭学校间之感情,而小民可以劝学;亦不紊立法行政上之系统,而权限各有攸归。撰之各国无不皆然。以筹款为议会之专责,而兴学与征税乃行政上分别之事业故也。夫国维固非敢谓官皆贤而绅皆不肖也。但官有陛转以劝于前,有惩诫以随其后,视绅之无责任者有间矣。且一切租税悉自官征,归之于经常之税,而征之自官吏之手,则上之取之也专,而下之输之也便,视绅之人自为制者不侔矣。

欲定此法,自不得不需数年之研究,与民政部、度支部及地方督抚之赞助,是在以果毅之力、精密之心,急起图之而不容稍缓者矣。规制既一骚扰自除,虽普及不可骤期,而根本庶几稍立。今当一面核定经费,一面养成教员;逮教员养成之时亦经费将定之日。

苟人人知教育之有效,即加税以何难?倘人人视学校为病民,虽劝学而奚益?舍此不图,则必焚毁学校之案日增于前,而于教育普及之道去之已远。此于教育之前途关系不小,此不可不为根本计者一也。

0
《静庵文集》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