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性的前景:赞比亚铜带省城市生活的神话与意义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全球性的失联
小陈
批评家有时似乎以往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发展概念工具并没有一蹴而就地造成全球不平等,它不过是提供了一种新的方式来组织一种已经存在的实实在在的不平等,并将其合法化。
“发展”被放置在业已存在的地理政治的等级制度的顶端;它既没有创造也没有消解南北不平等,而只是提供了一套观念和组织手段,用于管理它、使它合法化以及有时对相关条款进行争辩和协商。在发展话语中,第三世界先天被赋予的从属地位并不是想象中的事物或者欧洲中心主义的幻觉,它反映了一个棘手的政治经济现实,这一现实在过去和现在都不可能因为某个人的意愿或者因为重新贴个标签,就从此消失。因此,那些将自己视为位于“队列末端”的第三世界人民并非自毁的神秘化受害者,而且他们也不需要为“病态的自怜”而受到斥责。

请君入瓮

0
《现代性的前景:赞比亚铜带省城市生活的神话与意义》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