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路 9.0分
读书笔记 艺术作品的本源
吕兮思的鸮

不知道面对如此明显的und为什么会在译本中变成了个逗号,从而将von woher与wodurch的并列关系破坏殆尽了,单看译本仿佛“从哪儿来”是一回事,“通过什么让一事物是其所是且如其所是”是另一回事,这就造成无法理解“是其所是且如其所是”作为本质(Wesen),而“从哪儿来且通过什么”作为来源(Herkunft),本源作为本质—来源,是后者共同限定前者而非“通过”单独限定前者。

我译:艺术家和作品在其自身以及它们的相互关系上

这一段的关键其实就是durch(通过什么)和von woher(来自何处),因为前三句实际上确认了“von woher und wodurch”(从哪里来和通过什么)是“Herkunft”(来源),而“Ur-sprung”(本源)就是“Wesens-herkunft”(本质—来源);因而此处就是通过说明艺术家和艺术作品都“通过”一个第三者(艺术)而成其所是,并且艺术家和艺术作品获得它们的名字也是“从(这儿)来”和“通过”这个第三者“艺术”的,而译本只译出了第一个“通过”,之后的von woher和durch都已经被丢弃了,海德格尔原本清晰的逻辑(关键词层层递进)也没法儿得到体现了。

另外das erste是名词,译成形容词“第一位的”也不妥,当为“首要者”为佳。

还有个不太算问题,就是将Tätigkeit(属格:……的创作)译成(艺术家)的“活动”,而Tätigkeit的同源拉丁文为facio“创造”、“作”(而facio对译的古希腊文为poieō,这里涉及艺术作为一种poiesis(见《技术的追问》)的讨论)而且这里是艺术家对艺术作品的活动,自然用“创作”而非普通的“活动”要好些

译本
原文

我的译文:正如艺术家必然以另一种不同于作品成为艺术家之本源的方式来成为作品的本源,同样艺术也无疑以另一种(不同的)方式同时成为艺术家和作品的本源。

这句话中译本的问题:首先通过拆解前半句而将notwendig(必然地)从修饰in einer anderen Weise(另一种方式)变成了修饰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某种方式”,从而把原文(艺术家成为艺术作品之本源的方式)“必然不同于”(艺术作品成为艺术家之本源的方式)所要强调的“(构造方式的)差异”给抹去了(任何学过现象学的人都能看出这点的意义),而译成“必然以某种方式成为”则变成强调“方式”本身的存在(而非方式与方式之间的差异),那个表示差异的“不同于”既与“必然地”相分离也就落到了从属地位;后半句译文则更明显地强调了“确凿无疑地(gewiss)”并将这一副词放在“以另一种不同的方式”后面,从而“确凿无疑地”也变成不再修饰“以另一种不同的方式”而变成修饰“同时成为二者本源”了。

而从原文来看,其实非常清晰地能看出海德格尔是在强调成为本源的方式是不同的,是有“差异”的,且首先指出艺术作品与艺术家这层维度上二者互为本源时的方式有差异,再“正如这样”在艺术之同时为艺术作品和艺术家之本源的方式上也是不同的,也是非常结构明晰的。

2
《林中路》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