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种曲(全十二册) 9.5分
读书笔记 第九册 錦箋記
藏之

第六齣 遺箋

【懶畫眉】(旦)相攜俏俏出閨中。(淨)玉照堂去,香雪亭去?(旦)屈曲花岐院院通。你看暗香疎影月溶溶。(小旦)小姐,那派都是綠萼梅。(旦)幾堆碧雪瑤華瑩。(小旦)這兩枝楊妃梅。(旦)半醉楊妃臉暈濃。(淨)阿姐。這叫同心梅。 (小旦看科)奇花端的兩心同。(淨)這是鴛鴦梅。(小旦)巧學鶼鶼翅影重。(旦)這是照水梅。(小旦)低回鑒水暗矜容。(淨)這是檀香梅。(小旦)檀心脈脈春偸送。行到此處呵,好一似水月孤山冷艶濃。

這一段寫得真別緻。

【又】(生)呀,嬌音婉轉隔芳叢。我且隔着花屏,覷他一覷。(拂花科)覷處偏憎花影重。好似盈盈出水兩芙蓉,臨風不覺天香動。(闖科)頓惹春情似酒濃。 (淨)不要來,有人在此。(旦)打那廂去罷。徑須愁出入,不解辨西東。(下)(遺箋科)(生)他從屏後去了。你看香芬遶徑,風韻穿花,好縈繫人也。

那日讀完,發了個廣播吐槽:

感觉不少戏曲故事里的男主都像泰迪一样饥渴,一见女人就满怀春情,满脑子阳台梦。近来读《锦笺记》,元宵那天男主第一次见女主,躲花丛后面偷看,看没几下就“春情似酒浓”,闯了出去,把女主吓得绕路走。这个场面真是猥琐至极。“好似盈盈出水两芙蓉,临风不觉天香动”,女主都躲远了,还被背后评论“香芬绕径,风韵穿花,好萦系人也”,放在今天实在吓人。

文本里,这些女子都只是男性的情欲对象,被观看、描绘、觊觎。女性的欲望是不合法的,因此女主元宵都不能出门,在自己家院子看看梅花,还要躲着男人走。而男子的性欲是完全合法的,就算闯到女子面前去骚扰,也是个好君子——我知道不该用现代眼光要求古人,可读着实在很不愉快,这大概就是我学不成戏曲的原因。

第八齣 婆奸

【西江月】謾說文君私奔,休誇紅拂宵通。點籌帝子也糊塗,愁甚牆高賈午?犀炬能招龍女,雲梯可下嫦娥。若教南海一經過,哄得觀音隨我。

觀音都能哄來,這媒婆宣言,也太強了。即便除去自誇的部分,這個職業似乎也是很有門檻的。這麼能幹的人,爲什麼總被寫得那麼壞?“三姑六婆”,到底是個什麼傳統?後面想讀一讀這方面的文章。

0
《六十种曲(全十二册)》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