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训与惩罚 9.1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
由之

目前只读了一章,先做个笔记。福柯是从刑罚的演变入手来引出他的问题。从前近代的直接针对肉体的酷刑,到近代以来,对酷刑的废除,惩罚方式的改变。但和人们通常所认为不同的是,福柯认为,这不是由于人道主义和人文科学在自发地,外部广泛地发展并影响人们的情感,使他们推动更人道的惩罚。他首先指出了惩罚方式的改变——从对肉体直接施加折磨产生生理痛苦,到基于灵魂进行审判。这里的灵魂是什么?当然不是宗教意义上的灵魂,福柯本身说的很含糊,窃以为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在社会结构中的与他个人相关的微观结构组成的集合,作为权力对此人施加作用的工具或者说是介质,也因此,灵魂成了肉体的监狱。无疑,这个“灵魂”也是物质的。第一章所说的物质也不是物理学上的物质,而是一个可探察的结构的表观。这样,由于基于对灵魂的判断来对一个人进行审判,司法的审判便不仅仅基于罪行本身,这使得审判的权力部分转移到了其他人,诸如精神病医生,监狱长身上,而且,司法便不能不和知识进行结合,用知识来对犯人的“灵魂”进行判断。基于此,司法系统不得不与其他非司法体系结合,依靠知识来证明自身判决的合理性。由此,福柯抛弃了一个传统想象:在权力尚未发生作用的地方知识才能存在。显然,通过前面的讨论,可以清楚地看到审判权力与知识是如何纠缠在了一起。他认为权力与知识是黏连的,建构一个知识领域,才能产生权力,预设一个权力关系,才能产生知识。在福柯看来,心理人格意识等概念内生于权力施加惩罚的需要,并用来完成对个人的现实状态到灵魂的指涉,他们也是工具,并且构成一个知识体系,这一体系产生于权力的需要,又扩大了权力的作用。

对灵魂进行审判是一个新的权力策略,它不仅是惩罚,也是为了进行治疗灵魂。因此,福柯提出了本书研究的四个原则,这四个原则使得对惩罚的讨论从表象的“罪行——惩罚”延伸到功能层面,即惩罚不仅仅为了制止犯罪,还为了更多有益结果,并通过对历史演变的考察,来分析在权力结构下作为惩罚对象的犯罪的生成,换而言之,犯罪是基于一些需要而被人为挑选出来的行为,惩罚的愿望先于犯罪的产生;以及,作为一个具有科学地位的话语体系,即前面所说的心理意识精神病等,被作为对人进行认识的工具,即人成为了这一话语体系的认识对象,这种现象是如何发生的。福柯认为,现在的惩罚是出于一种政治经济学的目的,它不是为了与罪行相匹配而制造公正,而是实现对肉体力量的支配,主要是获得肉体的生产力,从而产生效益。实现这一支配可以是通过直接力量的控制,也可以是通过一种知识,进行技术性的支配,他将其称为政治技术学。这种技术是通过权力的微观运作而实现,所谓“微观物理学”。同时,福柯给出了继续进行讨论所需的假设:在其中,权力不是一种静态的等级与身份结构,它不是强制占有肉体,而是通过技术运作,这里,权力关系充满了张力,而非一方对另一方的通过强硬力量完成的控制。权力渗入到各处,并最终汇集为法律,政府,社会阶层和规则等形式建立起整个系统。在这个假设中,权力需要这个系统才能发挥作用,它表现为动态的,与人在这个系统中的位置相关。另一方面,这意味着没有不受其控制之人。当然,福柯还给出了另一个使人沮丧的地方:即使一个在局部的冲突中改变了权力关系,只要整个系统没有崩塌,那系统中存在着的“政治技术学”并不会变化。

0
《规训与惩罚》的全部笔记 20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