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蔷薇 9.1分
读书笔记 似乎无足轻重
Atomic Frank
那时我跟他一起住在加格拉海边的一幢小房子里。这幢小房子挺像革命前那种带家具出租的廉价公寓,已经相当破败。
每当刮起风暴的时候,小房子便在风浪中摇晃,发出叽叽嘎嘎的坼裂声,似乎眼看就要倒塌。门锁全都脱落了,一阵穿堂风吹过,房门就自动地、不祥地慢慢打开,有好几秒钟一动不动地停在那儿寻思着什么,然后砰的一声,猛地碰上,震得天花板上的灰泥噼里啪啦地坠落下来。
新旧加格拉所有的野狗都跑到这幢小房子的凉台上来过夜。有时,只消房客离开房间一小会儿,它们就乘机溜进屋里,躺到床上,消消停停地打起呼噜来。
每次回到自己屋里时,都得小心谨慎,不管侵占了你床铺的狗的脾性如何,都不能不防一手。那种知道廉耻的胆小的狗,一见到你回屋,便会立刻跳下床,失望地尖叫几声,一溜烟地逃掉。可要是你挡住了它的去路,它出于恐惧会咬你一口。
如果你碰上的是一条厚颜无耻、见过世面的狗,那它就会照旧躺在床上,用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盯着你,杀气腾腾地发威吼叫,使你只得喊邻屋的人来帮忙。
费定那个房间的窗户,朝着伸出在海面之上的凉台。每逢起风暴的日子,人们就把凉台上的藤椅都摆到这扇窗户旁边,摞成一堆,免得被浪花淋湿。这堆藤椅上,总是蹲着一群狗它们居高临下地望着坐在桌旁奋笔疾书的费定,低声吠叫着表示要到这间灯光明亮的暖和的房间里来。
起初,费定诉苦说,这些狗简直把他折腾得浑身发抖。只消他放下稿子,抬起头来望着窗子思索,便看到几十双狗眼正义愤填膺地紧紧盯着他。他甚至因此感到于心有愧,因为他住在暖烘烘的房间里,却只是摇摇笔杆,做着显然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

0
《金蔷薇》的全部笔记 16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