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与六便士 8.9分
读书笔记 第四十一章
拥雪待春色
有些东西让作家感到惊奇,出于本能,他对人性的奇特之处充满兴趣,对此,他的道德观念也无能为力,直到习惯成自然,让他的感觉变得迟钝。他认为,这是一种艺术的满足,人性的邪恶一点儿也不会让他感到震惊;但是,他也会坦率地承认,他对某些行为的反感,远不如对这些行为产生的动机感到好奇,那般强烈。一个无赖,尽管被刻画得性格完整,合乎逻辑,对于作者而言很有魅力,却不为法律和秩序所容。我想,莎士比亚在创作伊阿古时一定兴致勃勃,这在他借助月光和幻想,构思苔丝狄蒙娜时不曾有过。这可能是作家身上根深蒂固的本能,文明的礼仪和风俗,已使它返回到神秘的潜意识深处。给予他创作的人物以血肉,等于给了他那一部分无法表达的自我以生命。他的满足是一种自由的释放。
作家更关心知悉人性,而非判断人性。

或许这就是我们一再鼓励倡导文学创作多元化的意义。道德标准固然是衡量一个人是否适应于全社会的准则,然而,人性向来是多样的,规则束缚下的角色过于单一无趣,奇幻的人性却具有无可比拟的无穷魅力。更何况,我始终相信,每个人的内心都住着一个原始的、不受任何限制的另一个“自己”。现实生活已经很累了,如果我们不能在文学作品中的臆想里寻得一丝慰藉,那么艺术的价值,也就无迹可寻了。

0
《月亮与六便士》的全部笔记 45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