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謙益〈病榻消寒雜咏〉論釋 7.4分
读书笔记 其二十一
Reader
龍嶼雞籠錯小洲,秦皇繫纜剎江頭。煙消貝闕常開市,風引蓬萊且放舟。魚鼈星微沉後浪,黿鼉梁闊駕中流。天涯地少雲多處,縱步期為汗漫遊。(牧齋自注:讀元人《島夷志》有感。)

嚴先生謂:第一聯「上句言海外洲嶼,下句言內陸通海之地,構思頗妙。」第二聯「此聯似對海市幻象、海中仙山嚮往不已。」又謂「…海市為難得一見『幻影』、『異象』,牧齋詩何得以言『常開市』?…汪志每述一地畢,例必記其地之物殖並以資貿易之貨,篇篇如此,確予人『常開市』之印象。」第三、四聯則謂寄寓牧齋對南明海上力量之期望與關懷。又謂魚鼈二星為中華一隅之象徵、「中華之星」。

實則縱謂全詩皆寄寓對明鄭在台灣之期待,亦無不可。首聯猶言:當年始皇南游望海,繫纜錢塘,不知海上洲島別有天地,則海島差可避秦可知。雞籠,嚴先生引《太平寰宇記》卷一七七證之(或遵王舊注?)固不誤,惟北臺之「基隆」舊名「雞籠」,明末人已知之。推而言之,倘「龍嶼」兼有影射鄭芝龍家地盤之義,亦無足怪,而龍籠二字音形俱近,亦不為詩病矣。 第三句「『常』開市」,可謂想像戰事初靖(所謂「煙消」,不是雲而是煙)明鄭海上貿易之繁盛。嚴先生云 牧齋受《島夷志》文體影響故有是語,此論不免拘閡。倘謂蜃樓海市為幻影、為異象,蓬萊仙山又豈是實有?豈是放舟即到?故知貝闕海市蓬萊等事,牧齋但取其核心意象(海上世界)為喻,而舍其次要義蘊(幻異)。至於 何以秦皇繫纜而止,而牧齋第四句一似掛帆即到?則當時另有不為皇權所知所阻之走私偷渡可知。第五句,魚鼈雖是南斗之星,用以隱喻中華、或者明鄭,皆非妥適,更無論魚鼈字面意義之微賤。何不將來指斥年前纔從臺員敗走之荷蘭人?第六句自是期許鄭家,如周(穆)王伐楚(嚴先生引作伐紂,字誤)、如祖逖北伐。第七八句直說好想去海外走走玩玩。

「天涯地少雲多處」,我也好想去啊。

0
《錢謙益〈病榻消寒雜咏〉論釋》的全部笔记 3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