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盛衰原因论 8.0分
读书笔记 第九章 第十章
Austina

《罗马盛衰原因论》 孟德斯鸠

当罗马的统治局限在意大利的时候,共和国是容易维持下去的。所有的士兵同时也就是公民。
最后,元老院还密切注视将领们的一举一动,它根本不使他们想到要做出违反自己本性的事情。
但是当军团越过了阿尔卑斯山和大海的时候,战士们在许多战役中就不得不留驻在他们所征服的地方,这样他们就逐渐地丧失了公民们应有的精神,而在手中掌握着军队和王国的将领们感到自己的力量很大,就不想再听命于人了。
于是士兵们这时就开始只承认自己的将领了,他们把自己的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将领身上,而且和罗马的关系越发疏远了。他们已经不是共和国的士兵,而是苏拉、马里乌斯、庞培、凯撒的士兵。

拥兵自重的问题已经是军事类书籍的老生常谈了。士兵留驻在驻地,由将领统率,领取薪金,把希望寄托在将领身上。将领外出作战,山遥水远,帝王也鞭长莫及,只得放权。其后,便是军队由国家逐渐向私人转化的老路了。

军队在意大利各民族的支援下征服了全世界,它在不同的时期把不同的特权给予了这些民族,······但是,当这个权利变成代表射界主权的权利,······意大利各民族就决定,要是不能成为罗马公民就毋宁死掉;在不能用阴谋或是用请求达到目的的时候,他们就斥逐武力。
因此人们就不再用和先前相同的眼光看待罗马,人们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爱自己的祖国,对罗马的依恋之情也不复存在了。

对公民身份的认同感发生变化。说实话,我倒现在还是不太能理解第二句话,是因为公民的身份失去了“珍贵性”,人们就不再看重这个身份,并且连带着,也不依恋罗马了吗?认同感的下降,可能也是随着罗马地位的下降吧。当这个身份不能成为标榜高贵的象征,人们便毫不犹豫的将其舍弃。

它的战士们在国外既然是这样傲慢,这样勇敢,这样可怕,那么他们在国内也就不可能是十分温和的。
这便是每当人们在一个自称为共和国的国家里看到,所有的人都安静无事的时候,那就可以肯定,在那里是没有自由的。

在一个自由的国家,要求人们在战事中大胆而在和平时期中胆怯,这无疑是要求不可能的事。有趣的是,虽然这是作者的无心之言,却恰恰得到了印证。罗马士兵在外作战时勇猛异常,而国内,也是危机迭起。

元老院本身也是很愿意进行战争的。因为它经常不断地被人民的声诉和请求所苦,因此为了使自己摆脱人民的困扰,它就设法把人民的精力放到对外事务上去。

当内部矛盾较为尖锐的时候,通过外来矛盾,激发民众的爱国心,团结一致对外,可有效地缓解矛盾,正如抗日战争时,国民党和共产党合作。

战利品的合理分配是使人们获得利益的一种手段。
罗马这个城市没有商业,又几乎没有工业。
战利品是公有的。

罗马的好战和善战应与其自身环境密不可分。其城市本身经济基础不巩固,“没有商业,又几乎没有工业”,而且从后文可知,罗马的农业也不算发达,不仅如此,它的生产生活还严重依赖奴隶(迷之像斯巴达)。所以为了财富,他们向外扩张,以获得土地和奴隶。战利品合理分配和战利品公有,也激发了普通民众的参战热情。

罗马人世界上对誓约最虔诚的民族,誓约永远是维护他们的军纪的动力。

罗马人重誓约,对其军纪的维护和战斗力的保持有益。这或许也是罗马能维持许久(苟延馋喘)的原因之一吧。即使是后期的奥古斯都也还是披着共和的外衣,领军的驻扎军队几乎变为私人军队仍能保护边疆,帝国长久没有灭亡。

战争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深思熟虑的机会,而平时则是他们进行操练的机会。
如果某一个民族由于本性或是由于自己的制度而有某种特殊的优点的话,他们就立刻就把它学习过来。
最后,没有任何一个民族在准备战争时能够像罗马人这样小心谨慎,在作战时能够像罗马人这样毫无畏惧。

罗马:平时操练+学习新技术+积极、坚强的性格+军纪严明+作战计划制定严谨+作战勇敢=高战斗力

一个自由的政府,也就是经常动荡的政府,如果自己没有法律来纠正自己的错误,它是无法维持下去的。

政府要用法律来不断纠正自己的错误,否则等到人民来纠正它的错误,一切就已经不可挽回了。罗马的法律在罗马兴盛方面也起了很大的助力。

急躁的苏拉用暴烈的办法把罗马人引向自由;奥古斯都这个狡猾的暴君却用温和的办法把他们引向奴役。
罗马人民是如此习惯于服从,如如此习惯于认为他们的幸福完全有赖于他们的统治者。
罗马人民几乎是清一色地由被释放的奴隶或是由不从事手艺而仰仗国家的钱养活的人所构成的。他们不再参加国事的管理,因而只能感到自己的无能了。

对"共和"、"专政"的认识不能只限于表面,不能被领导人温和的手段所欺骗,而应关注其内在, 而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也应辨别这些"糖衣炮弹"。当人们自主管理国家的能力被剥夺后,其对统治者就有了一种依赖,即使是做出错误的决策,比起愤怒,人民更容易感到悲哀。无论是柏拉图的理想国,还是卢梭的社会契约说,都离不开一个英明的决策者和遍及全国的信众。如果你接触过卢梭提到的”国家宗教",就会赞同我这种“信众”的表达。他们的理想共和国家,不也是一种独裁吗?

革命本身产生了革命,而效果本身成了原因。

正是因为各种各样不同的人陆续登上了王位,民众并不拥护,也并不尊重,同时,更多的人开始期望登上这个王座。星星之火,就这样燎了原。

0
《罗马盛衰原因论》的全部笔记 2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