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海外遗集·哲学卷 8.8分
读书笔记 第202页
海上漂
时明时不明吧。反正你这超出自身去了,就没办法了。一旦那成了身外的事就由不得你了。理想属于自身的时候,你“明”应该看见,一旦你去实现,那很可能就跃外边去了,你“明”也该看见,你要是真精神足够强到没外界,万物同一,生死同一,那我,分什么理想呵,实现呵,就都成废话了,可惜,....嗯。所以中国平常也有荣辱得失都是身外事呵这样的话,也是个明白,就是知道那些个东西和你其实没关系,但是这时还是掉在“分”的境界层次的;那要是像海豚人,全都是自身了,就没身外事了,成败皆是自身的风景,一片桃花或者一片梨花,都很有神。我这样说真理呵,自身呵,好像也是掉进个逻辑和概念里了。这个呢,就这个话,就在你有没有:没有,我这说的就都是概念,你就跟着我在概念里转,有,与之呼应了,那就不在我说什么,就贯通了,是真是假一清二楚。
0
《顾城海外遗集·哲学卷》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