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史讲话 8.2分
读书笔记 9
Graciosa
这年(一二〇四)四月十六日,铁木真祭了旗纛,去打乃蛮。因为人又少,路又远,所以多设疑兵,夜中令每人都烧火五处。乃蛮哨望的在山头上望见,果然惊讶道:
只道达达们来得少,如何烧的火竟像星一般多呀!
他们报与塔阳。塔阳久听得达达们刚硬,刺到眼上不转睛。刺到腮上不躲避的,心中不免害怕,但也只得迎战。
乃蛮的军马扎在纳思山的前面,铁木真领兵直进。那时扎木合在乃蛮军中,塔阳就问他:
那赶来的几个人,像狼赶群羊一般,直追到圈内的是谁?
扎木合道:
这是铁木真用人肉养着的四只狗。它们都是铜的额,铁的心,凿子般的齿,锥子般的舌。它们把镮刀做马鞭使,把风当饭吃,把露当水喝。每逢厮杀的时候,就是它们吃人肉的机会。它们平时用铁索拴着;如今解了铁索,垂涎喜乐地来了!(四狗是指者别、忽必来、者勒蔑、速别额台四个猛将。)
塔阳道:
原来是这样,我们应该离得这种下等人远一点。
他们就退上山去,跨山立了。
塔阳又看见了一种样子了,问道:
那后来的军,像刚吃饱乳汁的小驹,围绕了他的母亲喜欢般来的是谁?
扎木合答道:
他们是把有枪刀的男子杀了还剥夺他的衣服的兀鲁兀惕和忙忽惕两种人。
塔阳道:
既如此,我们离得这种下等人更远一点吧。
于是他们又上去了好多远。
停了一回,塔阳望见了一个特异的人,忙问道:
那个像贪食的鹰般当先来的是谁?
扎木合微笑道:
这就是铁木真。他浑身穿着铁甲,像贪食的鹰般来了!你见么?你们曾说见了达达,要像小羔儿一般,把蹄和皮吃得一些儿不留,你如今试着吧!
塔阳但说可怕,急令再上山走。
塔阳又问:
跟着许多军马来的,这个魁梧的人是谁?
扎木合答道:
这是诃额仑母亲的一个儿子,也是用人肉养着的。他披了三层铁甲,三个强牛拖着来了!他把带弓箭的人一口咽下呵,不碍着喉咙;他吞一个全人呵,不够当一顿点心。他怒时,隔山射箭呵,可以穿透十人二十人。他大拉弓时可以射九百步,小拉弓时可以射五百步。他生得不似常人,像大蟒蛇一般。他的名字是拙赤合撒儿(铁木真的弟)!
塔阳惊道:
这般呵,我们只可一齐上山顶去了!
乃蛮人看见他们来势凶猛,吓得昏了,都争奔到高山的顶上,再没有一点厮杀的勇气。铁木真见日色已晚,围着纳忽山宿了。这一夜,乃蛮人想逃,跌在山崖里死的很多。明天就拿住了塔阳。铁木真把他的母亲纳了。

生动有趣的描写!全没有正面笔墨,塔阳与扎木合的几番对话就描绘出铁木真与其将领的气势来,妙!

引用的应是《蒙古秘史》,带些神话色彩,如,几乎没有正面厮杀的描写,“来势凶猛”就直接把乃蛮人吓昏了,竟有不战而胜的感觉。

0
《国史讲话》的全部笔记 1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