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的文化政治学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1.2
NADPH

齐格蒙特·鲍曼(Zygmunt Bauman,1925—2017)在2000年提出,多样的流动方式已经将稳固、沉重的“工业现代性”(Industrial Modernity)转变为轻快、“流动的现代性”(Liquid Modernity)。前者是一个以笨重的机车和大型远洋客轮为标志的时代,一种“越大越好”的现代性,一种“大就是力量,多即是成功”的现代性;后者迎来的则是飞机和网络表现出的轻巧、快捷的流动时代,因其轻巧而移动得更快,因其快捷而更加充满多变性。鲍曼以塞纳特对比尔·盖茨和洛克菲勒的评价来区分这两种现代性。创造了微软的比尔·盖茨“看来不会对某些东西深深地着迷。他的产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推出,然后同样迅速地消失,然而洛克菲勒却想着要长期地拥有油井、建筑物、机械或是铁路”。前者宁可“将自己置于可能性的网络中”,不断地变换、舍弃或毁灭,就像这样,“机车刚刚向前移动几步,铁路就被摧毁了,脚印就被消除得一干二净”;而后者则必然要使铁路在原来的轨道上继续延伸,更加稳固地占有所有可获取的领土或资源,征服空间是其最高目标,这就构成了一种在保守基础上的缓进。

从微软再到Facebook,越来越虚化

0
《火车的文化政治学》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