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 8.6分
读书笔记 斗争(肉体-加法和减法-比男人年纪大的女人)
Desperado
阿涅丝羡慕地端详着年老的男人,她似乎觉得他们的衰老过程有所不同。她父亲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他自己的影子,逐渐消失,留在尘世的只是一个化为肉身的没精打采的灵魂。相反,女人的肉体越是无用便越是作为肉体而存在:沉重和凸显;这个肉体就像一家决定要拆毁的旧的手工业工厂,可是作为一个女人的“自我”,不得不像个门房那样待在它旁边,直到最后。

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每天都要出现越来越多的脸,这些脸也越来越相像。人如果要证实他的“我”的独特之处,并成功地说服自己,他具有不可模仿的、与众不同的地方,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培植“我”的独特性,有两个方法:加法和减法。阿涅丝减去她的“我”的所有表面的和外来的东西,用这种办法来接近她真正的本质(由于不断地减,她冒着被减成零的危险)。洛拉的方法恰恰相反:为了使她的“我”更加显眼,更加实在,更容易被人抓住,她在她的“我”上面不断地加入新的属性,并尽量让自己和这些属性合而为一(由于不断地增加,她冒着失去她的“我”的本质的危险)
这就是想借助加法培植自我者的矛盾之所在:他们尽力增加,为了创造一个惟一的、难以模仿的“我”,可是同时又变成这些新增属性的宣传员;为了让绝大多数人和他们相像,他们使出了全力,结果却是,他们来之不易的“我”,很快便烟消云散了。
换一句话说:如果我们想让洗淋浴的爱好(爱好本身实在是微不足道)变成我们的“我”的一个属性,我们一定要向全世界宣布我们要为这种爱好进行战斗。
0
《不朽》的全部笔记 36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