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 8.2分
读书笔记 第二十六章 新诗(三)
热吗

正像王佐良所说的,“中国的新诗也恰好到了一个转折点。西南联大的青年诗人们不满足于“新月派那样的缺乏灵魂上的大起大落的后浪漫主义;如今他们跟着燕卜逊读艾略特的《普鲁弗洛克》,读奥登的《西班牙》和写于中国战场的十四行,又读狄仑・托玛斯的“神启式'诗,他们的眼睛打开了,——原来可以有这样的新题材与新写法!”①这意味着,这些在战争中经历了外在人生与内在灵魂的反复、激荡、大起大落,而正在沉思中的年轻人与老师辈的中年人,终于在以艾略特、瓦雷里、里尔克、奥登等为代表的西方20世纪现代派诗歌那里,找到了与他们内在生命要求相适应的诗的观念与形式,由生命的沉潜进入了艺术的、诗的沉潜状态。

0
《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的全部笔记 1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