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謙益〈病榻消寒雜咏〉論釋 7.4分
读书笔记 其二十
Reader
呼鷹臺下草蒙茸,扶杖登臨指斷蓬。倚杖我應占北叟,興亡君莫問南公。藥欄迸坼疏籬外,雞柵欹斜細雨中。種罷蕪菁還失笑,莫將老圃算英雄。

如嚴先生書所說,呼鷹臺,乃漢荊州刺史劉表所建,在襄陽(嚴先生書謂湖南襄陽,乃字誤)。此典十分突兀。細思之,其所借喻者,最可能是左良玉。蓋崇禎十六年時,「群公」如李邦華者,曾期許牧齋與當時據武昌之左氏合作(參此書第十八首)。第四句之「南公」乃「三戶亡秦」語所自出之「楚南公」,亦合楚事,可相參證。若果如此,則第二句似謂:當時沒開府登萊,沒與左合作,焉知非福,至於當年那些據楚以勤王復國的話,實在沒臉再提。若以尋常傷今弔古語釋之此詩,難得其旨趣。

質言之,牧齋當年果若開府登萊,恐怕下場更糟。惟當局者迷,仍須多年之後「愕夢驚迴黯黯思」,方能「著盡枯棋局始知」也 (皆第十九首語)。

0
《錢謙益〈病榻消寒雜咏〉論釋》的全部笔记 3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