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謙益〈病榻消寒雜咏〉論釋 7.4分
读书笔记 其十八
Reader
忠驅義感國恩賒,板蕩憑將赤手遮。星散諸侯屯渤海,飆迴子弟走長沙。… (牧齋自注:記癸未歲與群公謀王室事。)

第二聯,嚴先生謂:「『星散』、『飆迴』二語皆喻亂象。…本聯似謂,崇禎帝苟能用己,則己出而開府登萊,鞏固近衛,復可聯絡東南軍事力量,南北響應,天下事仍有可為。」

惟諸侯倘已星散,牧齋屯兵渤海,又何能為?子弟(喻左良玉部)未見能自振於飆迴,復「走長沙」(良玉實據武昌),緩急安能仰仗?夏完淳《大哀賦》「戎行星散,幕府飆離」造語相似可參,益證所謂「亂象」究何所指。牧齋當時固慨然有澄清之志,惟二十年後回思往事,豈能不另生感悟,而形諸微言,點破當年之迷執。星散、飆迴、走等字,皆微言也,而第十九、廿首亦多微言,無須復贅。

要之,本詩寫作當時之碑誌傳序,據以參證詩旨,必須謹慎。蓋碑誌傳序等古文辭,為公生活之文,不易脫離大敘事,詩則往往反是。寫作當時之文辭已如此,何況二十年前身在局中所撰之文辭乎?

0
《錢謙益〈病榻消寒雜咏〉論釋》的全部笔记 3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