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落在左手上 8.3分
读书笔记 第88页
sparks

《五月之末》

一朵花开够了就凋谢,但是我不能—衰老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情,我竟如重刑犯保持缄默。

《人到中年》

能够思念的人越来越少。我渐渐原谅了人世的凉薄。如果回到过去,我确定会把爱过的人再爱一遍,把疼痛过的再疼一遍。

《婚姻》

这辈子做不到的事情,我要写在墓志铭上——让我离开,给我自由。

《今夜,也特别想你》

它让我白,让我有理由空荡,让我在这个地图上找不到的村庄里,奢侈地悲伤。只是一想到你,我就小了,轻了,如一棵狗尾草怀抱永恒的陌生摇晃。

但是诗歌一直跟在身边,我想它的时候,它不会拒绝我。而诗歌是什么呢,我不知道,也说不出来,不过是情绪在跳跃,或沉潜。不过是当心灵发出呼唤的时候,它以赤子的姿势到来,不过是一个人摇摇晃晃地在摇摇晃晃的人间走动的时候,它充当了一根拐杖。

但是我根本不会想到诗歌会是一种武器,即使是,我也不会用,因为太爱,因为舍不得。即使我被这个社会污染得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而回到诗歌,我又干净起来。诗歌一直在清洁我,悲悯我。

我从来不想诗歌应该写什么,怎么写。当我为个人的生活着急的时候,我不会关心国家,关心人类。当我某个时候写到这些内容的时候,那一定是它们触动了,温暖了我,或者让我真正伤心了,担心了。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 春天 ——《我爱你》 我们走到了外婆屋后 才想起,她已经死去多年 ——《我养的狗,叫小巫》 最初,她也以杨柳的风姿摇摆人生的河岸。被折,被制成桶,小小巧巧的,开始装风月,桃花,儿女情长,和一个带着酒意的承诺。儿女装进来,哭声装进来,药装进来,她的腰身渐渐粗了,漆一天天掉落,斑驳呈现。而生活,依然滴水不漏。她是唯一被生活选中的那一只桶。 ——《木桶》 埋你的时候,我手上有茧 作为一根草,我曾经多少次想给你 一个春天 不赞你以伟大,但愿你以平安 不会再见了,爸爸,再见 一路,你不要留下任何标志 不要让今生一路跟来 ——《茧》 埋你,也埋你手上的茧 这茧你要留着,黄泉路又长又冷,你可以拨弄来玩 如果你想回头,我也好认得 ——《茧》 天气变化了几个省份,我不相信你 走失的信息 但是风一定会吹过黄昏 我们同葬于泥土,距离恒定 ——《关系》 她是个盲女,有三十多年的黑暗 每个黄昏,她把一盏灯点燃 她把灯点燃只是怕 一个人看她 看不见 ——《手持灯盏的人》 女人在孩子的坟墓前沉默,整夜流不出一滴泪 村庄荒芜了多少地,男人不知道 女人的心怎么凉的 男人更不知道 ——《子夜的村庄》

0
《月光落在左手上》的全部笔记 28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