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9.2分
读书笔记 第一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第二卷:禁欲新教的职业伦理
××
第二章:禁欲与资本主义精神
157:强调固定职业具有禁欲的意义,赋予了近代专业人士一种伦理光环,同样的,对利得机会的神意诠释,也给予企业人士伦理上的荣耀。
169:基督新教的入世禁欲举其全力抵制财产的自有享乐,勒紧消费,特别是奢侈消费。反之,在心理效果上,将财货的取得从传统主义的伦理屏障中解放出来,解开利得追求的枷锁,不止使之合法化,而且(在上述意味下)直接视为神的旨意。除了清教徒,伟大的教友派辩护者巴克莱也明白证言,对抗肉体欲望与外物执著的斗争,绝非针对理性营利的斗争,而是对抗财产之非理性使用的斗争。这点尤其是针对非常接近封建意识的那种该被谴责为被造物神话的、注重奢侈虚荣的形态,因为该受珍视的,反倒是神所属意的那种为了个人与群体的生活目的而将财产做理性且功利的使用。这并不是要强迫有产者苦行,而是要求他们把财产运用在必要的、实际上有用的事情上。
171:……通过禁欲的强制节约而导致资本形成……
177:卡尔文有句经常被引用的话:“民众”,亦即劳动者与手工匠大众,只有在贫穷中才会继续顺服于神。荷兰人(彼得·库尔及其他一些人)将这句话“世俗化”为:人民大众唯有受迫于贫困时才肯劳动;而资本主义经济主要论调之一的这番定式化,后来便汇入到低工资的“生产性”这个理论的洪流里。
181:近代的资本主义精神,不止如此,还有近代的文化,本质上的一个构成要素——立基于职业理念上的理性的生活样式,乃是由基督教的禁欲精神所孕生出来的,而这就是本文所要加以证明的。

0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的全部笔记 6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