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台月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五月渡泸
之盎张
张骞此时正在梦境中,他一会儿梦到卫律,一会儿梦到卫青,一会儿又梦到了刘彻。他只觉得自己身子轻飘飘要往天际飞去,却又被甘父死死拉住。他恍惚中他又看到图雅走了过来,她湛蓝色的眼睛还是那么美丽,她扶着他躺下,从袖中取出一方丝帕为他清理伤口。张骞梦中只觉左肩伤口处一阵麻木,随即觉得一股温热顺着伤口的血肉传到了身子里,一开始觉得有些刺痛,到后来竟然是说不出的舒服。张骞不知是梦是真,他不忍心睁开眼,颤声问道:“月娘,真的……是你吗?我……好想你……”
0
《渐台月》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