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 8.3分
读书笔记 20
帝丹 Ai

匡超人道:“我的文名也够了。自从那年到杭州,至今五六年,考卷、墨卷、房书、行书、名家的稿子,还有《四书讲书》、《五经讲书》、《古文选本》,家里有个帐,共是九十五本。弟选的文章,每一回出,书店定要卖掉一万部,山东、山西、河南、陕西、北直的客人都争着买,只愁买不到手。还有个拙稿,是前年刻的,而今已经翻刻过三副板。不瞒二位先生说,此五省读书的人,家家隆重的是小弟,都在书案上,香火蜡烛供着‘先儒匡子之神位’。”牛布衣笑道:“先生,你此言误矣!所谓‘先儒’者,乃已经去世之儒者。今先生尚在,何得如此称呼?”匡超人红着脸道:“不然!所谓‘先儒’者,乃先生之谓也!”牛布衣见他如此说,也不和他辩。冯琢庵又问道:“操选政的还有一位马纯上,选手何如?”匡超人道:“这也是弟的好友。这马纯兄理法有余,才气不足。所以他的选本,也不甚行。选本总以行为主,若是不行,书店就要赔本。惟有小弟的选本,外国都有的。”(122) ⭐⭐⭐⭐匡超人变得可耻可恨,向别人吹嘘自己的文名闹了笑话还狡辩也就罢了,还贬低自己的恩人马纯上先生来抬高自己,重点对马纯上的评语还是他道听途说,完全照搬,没有自己的见解的。笑死我了,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0
《儒林外史》的全部笔记 3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