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的陨落 8.9分
读书笔记 全部
顷少

“国家就是这样创造和平与繁荣,或者发动战争,造成毁灭和饥荒。”他父亲说,“如果你要改变世界,那么对外关系领域就是你一展身手的地方,你可以把善或者恶发挥到极致。”(格斯)

“如果渴求荣誉算是一种罪恶,我就是生灵之中罪孽最深之人。”- 莎士比亚《亨利五世》

艾瑟尔觉得,以茉黛的出身,需要很大的勇气,很强的独立性才能拥有这样的见解。

“分居补贴不是慈善礼物,”她说,“士兵妻子领取这些钱是一种权力。你拿记者工资时需要经过良好行为的测试吗?阿斯奎斯先生作为一名国会成员,领工资的时候有人问他喝了多少马德拉白葡萄酒吗?这些妇女有权拿到这笔钱,跟领工资一样。”(艾瑟尔)

他抚摸着她柔软的肌肤,但一下子没有了任何欲望。眼前的一切实在太凄惨了:空荡荡的店铺,生病的丈夫,挨饿的孩子,还有假装调情的女人。(格雷戈里)

“她不是这类女孩或者任何一类女孩。”茉黛相当冷峻地说,“她非常非常特殊。你这辈子都遇不到第二个她这样的。”菲茨扭过头去。他知道这话没错。

摸着黑说话都挺有骨气,天亮以后恐怕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么多年他总是嘴上说反抗权威,今天他真的这样做了。他觉得自己获得了新生,是一种不同的生物,一只飞翔在空中的鸟。(格雷戈里)

城里的罪犯视革命为机遇。

革命并非只是简单的摆脱身上的枷锁。武装起来的民众十分危险。

“所有新政府的部长都属于某个冠以社会主义和革命这种可怕名称的政党,但实际上他们都是中产阶级的商人和专业人士。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一次资产阶级革命,赋予他们自由,以促进工业和商业。但民众想要的是面包,和平还有土地——工人要面包,士兵要和平,农民要土地。这些诉求对利沃夫和科伦斯基这类人毫无吸引力。”(格斯)

艾瑟尔摇摇头:“你错了。这些事情太过情绪化。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抗议妇女没有投票权。那才是障碍。一旦被打破,人们就会明白未来的让步仅仅是技术性的问题。降低投票年龄和放松其他限制这种事情相对容易达到。你应该看到这一点。”

但威尔逊是个理想主义者,相信正义的力量会克服所有障碍。他低估了逢迎,哄骗和诱惑这类政治手腕的重要性。

列夫把头扭向一边,不让她看见自己的脸。你成功了,他对自己说。你跟她坐在停放她父亲遗体的房间里,竟然能让她回心转意。你这条狗。

比利深吸了一口气。他说话的时候声音清晰,鼓起勇气,尽量让语调充满轻蔑和不屑。“我的申辩是你们竟会如此大胆,”他说,“你竟敢假装这是一次客观审判?怎么敢装作我们来俄国是执行合法的军事行动?你们怎么敢指控一个三年来与你们并肩作战的人犯了叛国罪?这就是我的申辩。”格温埃文斯说:“不要无理取闹,比利。这样你只会自讨苦吃。”埃文斯假装仁慈,但比利不吃他这一套。他说:“我建议你马上离开,不要跟这个私设法庭有任何瓜葛。等到消息传出去的时候——你尽管相信我,这件事会登上《每日镜报》的头版——你就会明白丢脸的人是你,不是我。”

尽管如此,他还是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无论是在索姆河面对机枪的扫射,还是在矿井下经历爆炸,都没有比性命被几个心怀恶意的军官攥在手里,更让他害怕的了。(比利)

条约第231条说:“协约国和联合政府认定,德国接受因其与其盟友发动的侵略战争,对协约国和联合政府及其国民造成的所有损失和破坏承担责任。”“这是个谎言,”沃尔特气愤地说,“一个愚蠢,无知,恶毒和可恨的谎言。”他知道德国不是无辜的,他也因此一次次跟父亲争辩过。但他也经历了1914年夏天的外交危机,清楚了解迈向战争之路的每一小步,不是单个国家的错误。两边的领导人一直都在极力捍卫自己的国家,没有人想让整个世界陷入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战争——阿斯奎斯没想这样,庞加莱,德皇没想这样,沙皇或奥地利皇帝也没想这样。就连那个萨拉热窝的刺客加夫里洛普林西普知道自己的行为引发了这样的后果之后也大吃一惊,但甚至是他也不该为“所有的损失和破坏“负责。

世界是属于勇敢者的,所以世界是属于我的。

0
《巨人的陨落》的全部笔记 59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