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 9.5分
读书笔记 十 印象
林目丁

本节背景是,乐华、大文和枚叔去游山,路途中所见所想。由此引出一般的记叙和印象的描写,两种写作方法。

枚叔说:“游记本来有两种写法。像你所说的,把走过哪里,到达哪里,看见什么,听见什么,平平板板地记下来,这是一法。依了自己的感觉,把接触到的景物从笔端表现出来,犹如用画笔作一幅画一般,这又是一法。前一法是通常的‘记叙’,后一法便叫作‘印象的描写’。”

枚叔说:“这原是心理学上的一个名词,解释也不止一个。最普通的解释,就是从外界事物受到的感觉形象,深印在我们脑里的。所以,你第一次遇见一个人,感觉到他状貌举止上的一些特点,这些特点就是他给你的印象;或者你来到群众聚集的大会场,感觉到群众的激昂情绪有如海潮的汹涌,有如火山的喷吐,那么‘海潮和火山一般’就是这群众大会给你的印象。”

“作文如果能把印象写出,就不仅是‘记叙’而且是‘描写’了。你们能说出‘记叙’和‘描写’的区别吗?”枚叔的两手同时轻叩乐华和大文的肩膀。
乐华接着回答:“我可以用比喻来分别它们。单就游记说,仅仅‘记叙’,结果犹如画一张路程图;如果能把印象写出,却同画一幅风景画一样,这就是‘描写’了。”

枚叔点头说:“不错,从这个比喻,就可以知道‘记叙’和‘描写’对于读者的影响很不相同。人家看了你的路程图,至多知道你到达过哪里,看见过什么罢了。但是,人家看了你的风景画,就会感到你所感到的,不劳你解释,不用你说明,一切都从画面上直接感到。所以,‘描写’比较‘记叙’具有远胜的感染力。”

走了几步,枚叔又说:“从前我在学校里教课,一班学生作文,不懂得印象的描写,总是‘美丽呀’‘悲痛呀’‘有趣呀’‘可恨呀’,接二连三地写着。我对他们说,这些词语写上一百回也是不相干的,因为它们都是空洞的形容,对于别人没有什么感染力。必须把怎样美丽、怎样悲痛、怎样有趣、怎样可恨用真实的印象描写出来,人家才会感到美丽、悲痛、有趣和可恨。他们依了我的话,相约少用‘美丽呀’……那些词语,注重随时随地观察,收得真实的印象,用作描写的材料。后来他们的文字就比较可观了。”

枚叔称赞道:“你们这个主见也很有意思。像这样截取一段来着手,叫作‘部分的描写’。大概印象的描写同时须是部分的描写。如果要一无遗漏,从出门写到回家,就难免有若干部分是平平板板的记
叙了。”

“也不限于游记,除了说明文字和议论文字,都可有两种写法,一是通常的记叙,一是印象的描写。”

写作的一个原则是,少用形容词,多用细节描写。每个人对形容词的理解,相差甚远,你说的美,和读者理解的美可能都不是一回事儿。通过细节描写,读者才能真切的体会到作者想要表达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样的。

0
《文心》的全部笔记 7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