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avage Detectives 8.9分
读书笔记 第490页
Natsukawa

访谈部分的第22章--在开始阅读后的第30余天在通勤路上我打开这一章,纽约地铁的强大冷气共同作用,读得一身鸡皮疙瘩。时间是1994年的7月,以波拉尼奥本人为原型的主人公之一Artuno Belano目前生活在西班牙。某一天他跑去找他的某个画了十几年画却依然碌碌无为的画家朋友(此人热衷二十世纪初期欧洲avant-garde artists,且有张出色的Picabia仿作),说某位西班牙文学评论家要搞死他还没有出版的小说,他决定要去和这位评论家决斗。这位画家朋友莫名成为了他的副手,二人真的搞来了两把剑,向评论家发起了挑战。评论家平静地接受了挑战,平静找了同出版社的同事当副手,平静地到一处在马德里和Artuno住处之间的海滩决斗。曾经和Artuno睡过的医院护士在远远的地方看着他们拿起剑,以为他们拿的是拐杖——还有任何比剑与拐杖更荒谬而优美的组合吗?也许是Artuno和评论家决斗的样子。画家和同事在远处观望,唯一的反应是:同事起身找画家借了火点烟。画家总喜欢用Nude Descending the Staircase类比生活,认为其存在是一种被生活内在化了的出乎意料,而同事似乎记得评论家告诉他有决斗一事时提到了这幅画,而他以为这画是毕加索的。这幅画本身也许能和剑与拐杖的荒谬和优美平起平坐(你是否也对立体派感到困惑?静止的二维图像又如何同时投射了无数面的模样呢?)。这幅画本身也是一出滑稽戏[1],而一切以喜剧开场的,以荒谬作其引子,以莫名为其内容的,都将最后变身为诗——是为我对第23章的拙劣补充。

(我们不都是终其一生在追求美的吗)

是看完这一部分之后我觉得,波拉尼奥不过是在拿小说的形式写诗。我真爱他。

(这本书本身是去年一门当代艺术seminar教授布置的课本。教授研究的另一个领域是early 20th century avant-gardes,也喜欢杜尚。在读到这一章前唯一提到当年艺术家的场景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墨西哥诗人为Artuno Belano和Ulises Lima念长长的avant-garde roster,其中融合了真实存在过的与虚构的艺术家和诗人。只是我那门课并不关于任何活跃在一个世纪前的先锋艺术家。然而这一章或许,终于,让我摸索到了一点教授布置这本书的意图——如果那门关于影像、装置和无法被观尽的展览的课,其实是关于诗的?如果所有艺术的本源都在于其诗性?因为这些可能性,我觉得我还不能放弃很多事情。)

Marcel Duchamp, Nude Descending a Staircase, 1912

[1] 杜尚的此作在巴黎立体派圈子里毫无地位,却意外在1913年纽约的艺术展中大获好评,成为艺术家终于离开法国来到美利坚的契机。

0
《The Savage Detectives》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