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蔷薇 9.1分
读书笔记 钻石般的语言
Atomic Frank

我国方言俚语之丰富不亚于“自然”词汇。

一个作家如果滥用方言,就说明这位作家艺术修养肤浅幼稚。不加选择地使用生僻的,甚至为广大读者所根本不懂得的土话,无非是想炫耀自己,而不是想使自己的作品生动活泼。

我们已经具备了一座高峰纯正的、可适应各种需要的俄罗斯文学语言。再要想用方言来丰富它,就必须严加选择必须有高度的审美力。因为在我国不少地方的方言和口音中,既有真正的明珠,也不乏拙劣的、语音难听的字眼。

只有形象的、悦耳的、易懂的方言俚语,才能丰富文学语言。

依靠枯燥的释文或者脚注来使人们看懂方言俚语是不行的。应当把某个土语同上下文紧密地联系起来,使读者无须依靠作者和编者的注解就能对其意义一目了然。

个生涩费解的字眼就足以在读者眼里把一篇结构非常好的散文败坏殆尽。

只有清晰易懂的文学作品才能存在下去,才能作用于读者,这是无须再费笔墨来加以论证的。费解的、晦涩的,或者故意弄得高深莫测的作品,只有作者自己才需要,人民是绝不需要的。

空气越是清澈,阳光就越明亮。散文越是清澈,散文就越完美,就越能扣人心弦。列夫·托尔斯泰用一句话简单明了地阐明了这个思想,他说:“质朴是美的必要条件。”

0
《金蔷薇》的全部笔记 16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