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日本 7.9分
读书笔记 啊,我们的满洲
Wikin

但是光这一点还不足以解释南京暴行为何如此惨绝人寰。……光杀人还不够,受害者死之前还必须受到非人的凌辱。这让杀戮变得容易,因为受害者被夺去了人性。但这同时也是恶毒洗脑的结果。许多年来,日本人被告知中国人是劣等民族,自己则是神的后裔。对“支那人”的蔑视可追溯至明治时代。以甲午战争为题材的浮世绘将日军塑造为身材高大、皮肤白皙和勇猛果敢的伟岸形象,而中国人则以胆小鬼和黄皮蠢货的面目示人。具有沙文主义倾向的日本媒体如鹦鹉学舌般呼应政府宣传,告诉军人他们正在打一场“圣战”。不管多么残暴,以天皇名义所做的任何事都会因为事业的崇高性而获得背书。东京的巢鸭监狱在战后曾被用来关押日本战犯,一位在狱中做过多次访谈的美国随军牧师总结道,战犯们“坚信,任何与天皇为敌的人都是错误的,因此,他们越是残忍地对待战俘,就越能显示出对天皇的忠心耿耿”。

南京大屠杀可能是最令人发指的单起暴行,然而在中国各地、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和缅甸还发生过难以计数的屠杀。似乎诞生自明治末期、由江户末年的本土论和德国种族理论杂交而成的军国主义妖孽,终于成为了可怖的现实。这是一连串人为决定和错误道路酿成的恶果,早在裕仁天皇即位前就已初露端倪。这也表明,日军的指挥系统存在无可救药的缺陷,体现在战场上则是,当兵的可以忤逆长官,东京的低级军官可以恫吓将军,军令部的人可以骑在文官和廷臣头上。

在东京,根本没有迹象显示发生了骇人听闻的事。将领们因为战功卓著受到了天皇的嘉奖。唯一一个对南京大屠杀流露出悔意的人是松井石根大将。国民政府首都被攻破时,松井担任华中方面军司令。南京大屠杀后,他主动辞职,剃度出家。战后接受审判时,他称大屠杀为“国耻”,即便如此,他还是被判处绞刑。实际上,松井的许多手下才是下达屠杀命令的人,却从未伏法。

0
《创造日本》的全部笔记 1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