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是靠不住的 7.1分
读书笔记 精华书摘
朽月

无论一种观点多么白痴,多么站不住脚,数字都能让它显得很可信。

当人们尝试对某种定义不清的事物进行计量时,警告信号就会出现。比如说,“智力”是一个含糊——没人能讲清楚它到底是什么——的概念,但这并不能阻止人们去尝试对它进行计量的热情。致力于给人们的大脑评分的行业早已成形,成百上千种测试问卷号称可以用来计量人们的理解能力、思维能力或资质。(试图加入著名的全球高智商人士联谊会门萨国际的申请人,必须提供自己完成30多种智商测试问卷所分别获得的分数,以便证明自己智力超群。)测试只不过是这个聚集亿万巨资的财富冰山的一角而已。在计量完你的智商后,有些公司会卖给你厚厚的习题集,宣称有助于你以后在他们举办的测试中得到更高的分数,以便“证明”你变得更聪明了。不可靠的相关产品随处可见,这些视频游戏、DVD节目、磁带和书籍据说可以让你变得更聪明,但它们都不是免费的。

有很多办法可以用来耍弄“数字的骗术”。“波将金数字”创造出毫无意义的虚假统计结果。“反统计”故意忽略数字蕴涵的局限性,把数字歪曲成谎言。第三种方法则是“成果包装”,它与前两种略有不同。在人们施展“成果包装”的伎俩时,单独的数字依旧是真实可信的,而对数据资料的歪曲解释导致了“数字的骗术”的得逞。

图表——数据的可视化描述——特别容易受“阿谀奉承”行为的扭曲。进行“成果包装”的人能够随意更换数据的表现形式,胡乱修改图表的样式,以便让数据在最终图表上看上去更加令人印象深刻。

“因果诡辩”是特殊类型的诡辩,它在根本不存在因果关系的两类事物之间暗指出因果关系,并以此作出具有误导性的论证。

令人吃惊的是,研究人员经常搞出类似的事情,他们宣称A导致了B,但事实上更可能是B导致了A。

画一条线或者建立一个方程或公式,并使得它似乎描述了存在于数集之中的规律,这样做相当容易,但没有任何实际价值。这些捏造出的虚假规律看起来令人信服,它们用数学语言来伪装自己,但是,当人们真的想运用它们来预测现实(利用这些规律来表明宇宙中出现的新鲜事物)时,它们就完全无效了。尽管如此,科学家、经济学家、公共卫生专家以及一切有权使用入门级统计软件的人,都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捏造着毫无意义的线、方程式和公式。这又是一种特殊类型的“数字的骗术”——“胡乱回归分析”。 回归分析是一种数学工具,人们可以运用它推导出线、方程式和公式来恰当地解释数集。这是一种特别强有力的技能,可以迅速在给定的数集中总结出规律。然而,如果人们胡乱使用它,所得结果就可能毫无意义,就像疯子嘟囔时的胡言乱语。

2003年,在入侵伊拉克之前,美国安全部门容许将警报级别从第二级“橙”降到第三极“黄”,这并不是因为风险程度本身发生了什么变化,而是因为他们可以在临开战前再次将警报级别调升起来。

当某个人的行为只为满足自身利益而不顾这种行为的消极后果会累及他人时,比如会让多人承担或需要很长时间才会成为现实,公共悲剧就发生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会表现得很自私,都希望尽可能地为自身牟利,但最终结果是让大家的利益都受到损害。

有必要控制由措辞导致的系统差错的情况很多。无论何时,只要提到政治敏感度较高或棘手的话题,民意调研者对于语言的选择就会影响到结果。“尊重生命”和“反对堕胎”的措辞就会引起完全不同的反应。人们不会关注战争中的“附带损害”,但对“平民遇难”很敏感。极力反对“酷刑”的人们不太反对“高级审讯技术”。这些词、短语蕴涵着强烈的暗示(人们很难公然表示自己支持酷刑),以至于很难拨开它们所带来的迷雾来看清人们的真实态度。

0
《数字是靠不住的》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