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村上春树的午后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电影中毒与今天不想跑步怎么办
Phoebe
他曾说,看电影就应该“扑通,窝在椅子上,防空大脑,完全将自己交给电影所讲述的故事。
他还说:
杜鲁门·卡波特曾在小说中将电影喻为宗教仪式性的存在,的确如此。一个人独坐黑暗中,与闪烁的屏幕对峙,的确会感到自己的灵魂被搁置在了某个具有强烈暂时性的地方,我想,这种体验大约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这,大约就是所谓的电影中毒。”
那时,他自然也曾有过“今天不想跑步”的想法,那这种时候他是如何应对的呢?书中这样写道:“觉得‘今天不想跑步’的时候,我经常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你大体作为一个小说家在生活,可以在喜欢的时间一个人待在家里工作,既不需要早起晚归挤在满员电车里受罪,也不需出席无聊的会议。这不是很幸运的事儿么?与之相比,不就是在附近跑上一个小时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村上春树在书中反复讲到,他认为跑步是一件与自己的性格十分相符的事情,但是即便如此,也会常常需要自我监督。

哈哈,跟我方法一样啊。

跑步时浮上脑际的思绪,很像天际的云朵,形状各异,大小不同。它们飘然而来,又飘然而去。然而天空犹自是天空,一成不变。云朵不过是匆匆过客,它穿过天空,来了去了。唯有天空留存下来。所谓天空,是既在又不在的东西,既是实体又不是实体。对于天空这种广漠容器般的存在状态,我们唯有照单收下,全盘接受。
可是这回,惟独最初十天我实行的是过去那种贫穷的背囊旅行。在巴亚尔塔机场下飞机背起背囊时,坦率地说,我不由心生感慨:噢,就是这样的!其中确有自由的感觉。那是挣脱‘自己’这一立场的自由,挣脱一种职责的自由,挣脱经年累月形成的自我自身的自由。这种自由感包含在我肩头背囊的重量之中。(《边境·近境》所收《横穿墨西哥》)

0
《阅读村上春树的午后》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