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草不黄 8.3分
读书笔记 第19页
Rapunzel

当然,这是史家写文章的逻辑,更是正统意识形态下历史叙述的“逻辑诉求”,绝不是历史真实。真实的历史过程,不会这样合乎史家的“逻辑”。

emm……

21

但自古以来的经验,对于帝王将相,总的态度是绝对不能相信的。官做得越大,谎言就会说得越多、越大。

28

这实在不是一篇严格的人物传记,因为它甚至没有告诉我们李夫人的名字、生卒年、何方人士,但对于一个后妃而言,其生命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她与皇帝的关系。在这个意义上,这又是一篇非常成功的人物传记,因为它抓住了人物一生最重要的环节,并道出了其生命的意义。

39

历史叙述或者说历史研究有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即叙述者或史家知道结果。历史著作都是在已经知道结果的情况下撰写的。历史事件的直接参与者是不可能知道事态发展的最终结果的,而叙述者或史家知道。实际上,重塑历史的过程普遍是以已知的结果为起始点的,接下来就是解释为什么会产生这一结果,即寻求原因。但历史的结果并不是历史发展过程中唯一的可能,而只是诸多种可能性的一个而已。因为知道结果,从而历史学家可以将事前事后发生的、在当时看来也许并不相关的一些事件联系起来,并赋予一些在事件发生的当时并不存在,因而也就不可能为事件的参与者所知的意义。在这个过程中,叙述者或史家建立起因果关联。因果关系的建立本身,是叙述者或史家重构历史过程最重要的手段之一。

43

虽然合情合理,但仍然是虚构的。它当然可能是事实,但绝非有人亲见并亲自叙述的。

55

那种情感,在被书写时,才真正地突显出来;而在被书写之前,它可能是朦胧的。同样,某些思想,在书写的过程中才得到论证并清晰或体系化;而在此之前,它可能只是一些想法、念头,即思想的火花。官府的一些制度性文书,如户籍簿、过关文书、讼诉文书,也是在其制作过程中成立的,也可以归入“即时性记忆”的类别里。

59

我们今天读到的历史文献中有关事件过程的大多数记载,都是出于事后的“回忆”,而不是“即时性记忆”,即便是史官或其他记述人就在事件发生的现场,或本身就是事件参与者,他也很少有可能在当时记录下来,因为事件在发生过程中,其实是没有任何头绪的,事件中人,很难看清其发展的过程与方向,所以很难记录下来。

61

在卷帙浩繁的历史文献中,有关芸芸众生的叙述非常之少,有很多原因,最根本性的原因,大概是他们的生活不被他人所“回忆”,他们自己的回忆则得不到记录,其总的根源,在于他人以及他们自身的“淡漠”。

69

这不仅仅是回忆,回忆只是重温当年相见时的情景,而追忆则赋予了当年的相见以“意义”——岐王宅里的相见与崔九堂前的乐声,代表着盛世的绝响;而江南的落花,则象征着乱离与悲凉;更为重要的是,这样的追忆让当年的那些“寻常”的相见,从消逝的岁月里走出来,来到落花时节的江南,来到乱后重逢的朋友中间,成为这些沦落他乡的故知们生活的一部分。于是,一切都变得鲜活起来,长安的相见不再是“宛如昨天”,而是就在“今天”。

在这个意义上,追忆,使“过去”活在了“今天”,使“历史”成为“现在”乃至“未来”的组成部分,它不仅使过去与现在、未来相联,而且使现在和未来包涵了过去。历史之树因为追忆而得以常青。

0
《何草不黄》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