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 8.6分
读书笔记 不朽-12
Desperado
也许我们敢于这样说:歌德这个人物正好位于欧洲历史的中间。歌德是绝妙的正中的一点,中心。中心,决不是厌恶走极端的懦夫,而是欧洲后无来者的能保持两端完美平衡的牢固的中心。歌德年轻时学习炼金术,可是后来又变成现代科学的先驱者。他是最伟大的德国人,同时又是不爱祖国的欧洲人;作为一个世界主义者,他却几乎不离开他那个省——小小的魏玛;他是自然的人,同时又是历史的人;在爱情方面,他既是放荡的,又是浪漫的。……
而歌德就曾生活在这个短暂和惟一的历史时刻。在这个时刻,技术水平已经能提供一定的舒适享受,然而只要受过教育,倒还能搞清周围工具的性能。歌德知道房子是用什么造的、怎么造的,油灯为什么发光,他的望远镜中的机械结构。他大概不敢做外科手术,可是因为他曾观看过几次,所以他和替他治病的医生谈得很投机,就像也是个内行一样。所有的技术产品对他来说都是可以理解的,是透明的。这就是欧洲历史中间的伟大的歌德式的一分钟。这一分钟将留给日后被关在蹦蹦跳跳的电梯里的人一道怀旧的伤口。
0
《不朽》的全部笔记 36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