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解析 8.5分
读书笔记 梦的解析方法
风云龙哥
1895年7月23-24日的梦 在一个大厅里宾客云集,伊尔玛就在那些人之中。我向她走过去,迎头第一句话就是质问她为什么到现在仍然不接受我的“办法”。我说:“如果你仍然觉得难受的话,可不能再怪我了,那都是你自己的错。 她回答说:“你知不知道我最近喉咙、肚子、胃都疼得要命!”这时我才发现她变得那么苍白和浮肿,我不禁开始为自己以前可能在某些问题上的忽视而担心起来。于是我便把她带到了窗户前面,借着灯光检查她的喉吃就像一般常常装有假牙的淑女们一样,她也难免有些不太情愿张开嘴巴,甚至我认为她不需要做这种检查……结果在她右边的喉头有一块大的白斑,面其他地方也分布着很多灰小的白斑,就像鼻子里的鼻甲骨一样。于是我便马上让M医生来为她做一次检查,结果和我所见到的一样…M医生今天看上去也和往常不一样,苍白的脸,微跛的脚,而且脸上的胡子被刮得一干二净…现在我的朋友奥托也站在伊尔玛的身边,另一个医生里奥波德在她的胸前进行听诊(衣服没有被解开),并说:“在左侧下方的胸部有浊音。”又发现她的左肩皮肤有一处伤口(虽然她穿着衣服,但我仍然看到了)。M医师说:“这毫无疑问是由细菌感染所导致的。不要担心,只要拉拉肚子,就可以把毒排泄出来的。”…而我们都很清楚那处感染是怎么得的,大概是不久之前,伊尔玛当时身体不舒服,奥托给她打了一针丙基制剂……丙基……丙酸……三甲胺(那用粗印刷体所印刷的处方非常清楚地出现在我的眼前)……其实,人们是很少这样草率地用这个药的,而且很可能当时针筒也没有消毒。

接下来是对这个梦的解析:

0
《梦的解析》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