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 8.3分
读书笔记 17
帝丹 Ai

浦墨卿道:“这位客姓黄,是戊辰的进士,而今选了我这宁波府勤县知县。他先年在京里,同杨执中先生相与;杨执中却和赵爷相好,因他来浙,就写一封书子来合赵爷。赵爷那日不在家,不曾会。”景兰江道:“赵爷官府来拜的也多,会不着他,也是常事。”浦墨卿道:“那日真正不在家。次日赵爷去回拜。会着,彼此叙说起来。你道奇也不奇?”众人道:“有甚么奇处?”浦墨卿道:“那黄公竟与赵爷生的同年、同月、同日、同时!”众人一齐道:“这果然奇了!”浦墨卿道:“还有奇处。赵爷今年五十九岁,两个儿子,四个孙子,老两个夫妻齐眉,只却是个布衣。黄公中了一个进士,做任知县,却是三十岁上就断了弦。夫人没了,而今儿花女花也无。”支剑峰道:“这果然奇!同一个年、月、日、时,一个是这般境界,一个是那般境界,判然不合。可见,‘五星’、‘子平’都是不相干的。”说着,又吃了许多的酒。浦墨卿道:“三位先生,小弟有个疑难在此,诸公大家参一参:比如黄公同赵爷一般的年、月、日、时生的,一个中了进士,却是孤身一人;一个却是子孙满堂,不中进士。这两个人,还是那一个好?我们还是愿做那一个?”三位不曾言语。浦墨卿道:“这话让匡先生先说。匡先生,你且说一说。”匡超人道:“二者不可得兼。依小弟愚见,还是做赵先生的好。”众人一齐拍手道:“有理!有理!”浦墨卿道:“读书毕竟中进士是个了局。赵爷各样好了,到底差一个进士。不但我们说,就是他自己心里也不快活的,是差着一个进士。而今又想中进士,又想像赵爷的全福,天也不肯!虽然世间也有这样人,但我们如今既设疑难,若只管说要合做两个人,就没的难了。如今依我的主意:只中进士,不要全福:只做黄公,不做赵爷。可是么?”支剑峰道:“不是这样说。赵爷虽差着一个进士,而今他大公郎已经高进了,将来名登两榜,少不得封诰乃尊。难道儿子的进士当不得自己的进士不成?”浦墨卿笑道:“这又不然。先年有一位老先生,儿子已做了大位,他还要科举。后来点名,监临不肯收他。他把卷子掼在地下,恨道:“为这个小畜生,累我戴个假纱帽!这样看来,儿子的到底当不得自己的!”

景兰江道:“你们都说的是隔壁帐。都斟起酒来!满满的吃三杯,听我说。”支剑峰道:“说的不是怎样?”景兰江道:“说的不是,倒罚三杯!”众人道:“这没的说。”当下斟上酒吃着。景兰江道:“众位先生所讲中进士,是为名?是为利?”众人道:“是为名。”景兰江道:“可知道赵爷虽不曾中进士,外边诗选上刻着他的诗几十处,行遍天下。那个不晓得有个赵雪斋先生?只怕比进士享名多着哩!说罢哈哈大笑。众人都一齐道:“这果然说的快畅!”一齐干了酒。匡超人听得,才知道天下还有这一种道理。

0
《儒林外史》的全部笔记 3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