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帝与牛顿之间 8.6分
读书笔记 罪恶与自由意志
吴楠

恶从哪里来?或者,邪恶的环境从哪里来?

中国儒家对于善恶问题的解决方案就是从自我做起,从每个人的内心做起,无需依靠任何超越性的东西。这种观点是由中国人比较关注内在的道德修养而非超越的宗教信仰的文化传统所决定的。罪就是不听上帝的话(因为人是自由的)。恶不具有本体性,但是它仍然是存在的,它只是善或者本体的缺乏。

自由

自由是不需要根据的,它自己就是自己的根据。如果自由还需要一个根据,那么它就不是自由的,而是被决定的。自由意志既是善良的根源,也是罪恶的根源。康德既反对人性本恶,也反对人性本善,而认为人性中既有向善的禀赋,也有趋恶的倾向,人在本性上是一个善恶兼具的混合体。人为什么要滥用自由意志呢?因为他是自由的。最初是怎么自由地堕落,后来也可以怎么自由地改邪归正。如果说人一开始就是自由的,那么他始终都是自由的。自由成为他的一种永远也无法摆脱的宿命。自由选择,承担责任。自由是一个沉重的字眼,它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从失乐园的故事里面,我们恰恰可以看到,自由的第一个表现一定是犯罪,一定是对上帝的背叛,否则就根本谈不上自由。人踏出伊甸园的时候,已经被自由的流放。从此之后,自由就成了人的宿命,它意味着人必须用自己羸弱的肩旁承担起责任。上帝不会再帮助你,因为你已经和上帝分离,已经把自己从禽兽提高到了一个自由的人。当你获得自由的时候,你就失去了上帝,或者说你就踏上了一条把自己提高到上帝的道路。黑格尔第一次把自由提高到上帝的高度,同时也把罪恶与自由联系起来。由于自由,人与上帝相分离,人犯了原罪。从此以后,自由取代了上帝成为人的宿命,人的本质。用萨特的话来说,人被判了一种自由的徒刑,人被自由流放了。但是,这条自我流放的道路同时也是一条自我提升的道路。从这种意义上说,人最初是由于对上帝的背离、由于“原罪”而告别了伊甸园,同样人也可以通过对背离的背离、对罪的否定而走土一条向善的道路在更高的意义上重归伊甸园。从西方宗教和哲学关于罪恶的思想中,我们可以梳理出一条辩证之路。按照《圣经》的说法,亚当的犯罪意味着死亡,基督耶的救赎意味着死亡之死。回样地,人的第一次自由选择往往与罪联系在一起,那么,他的第二次自由选择则意味着对罪的否定和悔改。他既可以犯罪,也可以弃恶从善,因为他是自由的。

0
《在上帝与牛顿之间》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