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本师的魔幻剧本 8.5分
读书笔记 第14页

14页

就像噪声有了意义,就变成了音乐;颜色有了意义,就成了绘画;人生有了意义,就成了故事。

小说和非小说之间的界限并没有那么泾渭分明。小说也许并不是真实发生的,却是真真切切的。要获得情感上、心理上的真切,光靠那么点事实是不够的。而至于非小说,至于历史,这些也许是真实发生的,但其事实性飘忽不定、难以捉摸,因为没有固定意义,很难达到。如果历史没有变成故事,大家就会以为它已经消亡了,当然历史学家除外。而艺术便是历史的行李箱,里面装着种种要素。艺术是历史的救生衣。艺术是种子,是记忆,是疫苗。如果把大屠杀当做一棵树的话,其历史的根须茂密深长,虚构的果实却幼小薄弱,寥寥无几。但种子是存在于果实中的!人们采摘的也是果实。要是没有果实的话,这棵树终将被遗忘。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本翻转书。我们每个人都是事实和虚构的混合物,故事和真实身体的交织。

0
《标本师的魔幻剧本》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