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压迫的美学 8.3分
读书笔记 第四辑
咩咩

当然,我们也应该理解这种质朴背后潜藏的无奈一中国人恐怕不得不按照西方人的想象来设计自己的形象。

…………

当代中国,仍然要如此固执地追求建筑的国家意象,那么,我们与其去讨论国家建筑的样式,真的还不如去讨论国家意志的偏好和体制的身份有效。作为首次在中国土地上由中国人主办的世博会,本次中国馆设计竞赛向全球华人征集方案本身就极具象征意味。然而,最后入围的八个方案基本上都来自官办设计大院,如果按彭一刚院士所说的“中国馆要集中体现全球华人的才华与智慧”为标准,那么从结果看来,这些方案不过是更有效地集中了中国设计院的“官方智慧”罢了。这种智慧的要点在于把“传统中国”改造成“象形中国”,使它看起来就像是“传统韵味的现代演绎”。

结果正是这样,在所有方案里中入选的八大方案几乎都是象形方案,而把玩中国符号的方案因为要比把玩抽象观念的方案更具有中国韵挤压出一个“工艺品中国”出来。几个受到好评的方案都为建筑预设了 味而集体性胜出。这不外乎是在“民俗中国”和“经济中国”之间强行一种工艺品原型,象形的一贯准则必定只能是成也象形败也象形。由清华大学提供的方案虽然号称“中国结”,可从鸟瞰效果图上看,怎么看也像是个精美的中国木枷;若是从视平线上来看,所谓的表皮细部,却极像是个放在广交会出口的藤编工艺箱。同济大学提供的黄色大屋顶看起来去做三亚机场或泰国清迈机场的顶盖更适合一些。深圳设计院给出的“鱼篓”倒是把手工艺品改造成了某种高科技的外观形态。这一点也不让人奇怪,只要査一下官方设计院历年参与的国家项目竞赛,就不难发现他们把玩中国符号的看家本领:在国家大剧院,他们玩的是古琴和排箫。但在世博会的国家馆,龙腾凤舞的招数就真的有占计时了(北京市设计院的龙形方案就是如此)。于是,一个“中国鼎”便横空出世了,这个一度落选又被程泰宁院士相中的“青铜宝鼎”,也因为由“中国器”而彰显“中国魂”,最终晋升为最佳方案(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设计)。

由“国亭”到“鼎”的百年演化史告诉我们,今天的“鼎”实质上无非是一个用钢铁加玻璃做成的“现代国亭”。对于中国建筑师来说,产生吉祥联想的中国符号简直就是电影《指环王》中那个万能的指环,建筑一旦戴上了传统符号的指环,就成了灵光四射的国家化身。作为中国走向世界的纪念碑,这些中国馆方案真正的价值在于映照出我们面对“世界”一实际上是西方世界一一的态度。每一种提案都以强调中国的形象特色来保持自尊的态势,反而凸显了刻意隐瞒的自卑感。也许用不着照搬阿尔都塞的“症候式阅读法”来解析这八个建筑方案,我们也不难发现,恰恰是对中国符号的痴迷反树出我们对建筑的胆怯。当我们把国魂、国运和民族自豪感全都塞进这个鼎立的国家容器之时,正好暴露出某种后殖民主义的症候群。无独有偶的是,正当我们还在玩如何把国亭变成“国之重器”的游戏时, 帝国时代推出了水晶宫的英国为 2012年伦敦奥运会推出了“伦敦碗”,这个可拆卸70%座位的体育场只拥有一个“临时”的形象。老牌资本主义也玩起了“节约闹革命”的把戏。天哪,他们居然连雄伟的国家形象也不要了!事实上,肯定是精明的约翰牛找到了更体面的形象,那就是一随着需要而变化的形象。与我们绞尽脑汁在鼎和古帽之间寻找民族尊严相比较,“伦敦碗”说不定已经戴上了新世纪水晶宫的桂冠了。

0
《被压迫的美学》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