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压迫的美学 8.3分
读书笔记 第四辑
咩咩

然而有人一定会问,这种状况到底合理吗?质问什么是真正的合理性的批评声音总是由另一类专业生产者发出的,而且还造成了不小的奥论声势。但是,如果我们了解专业生产者场域的另一种惯习一批评者不设计、而设计者不批评的现象,那我们就不能对批评寄予过高的期望。在没有廓清整个社会生产力和审美生产力的根深蒂固的矛盾之前,具有道德良知的批评者经常用审美至上的观点来衡量和评价空间政治与公共艺术的生产状况。假如我们能够观察到空间生产背后的生产关系结构,就不太会把美学原则道德化。在政治一经济的双重驱力推动下,审美的道德总是非常脆弱的,处于生产前线的专业生产者很难不受到经济牌的诱惑,即使要为恶俗设计付出道义上的代价也在所不惜。在这点上,他们比决策者面对的道义风险还要小些,因为凡是遭到批评的流行恶俗,他们可以一股脑推给长官意志,仿佛他们也是受害者之一。随着近年来的建设热潮和越来越多的大都市体会到举办国际性竞标的好处,中国的专业界在高端市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这也使得中低端市场上的犬儒化倾向和右倾机会主义盛行。他们热衷于为了眼前的利益而违的房地产商们心地迎合各种势力的要求,无论对象是急功近利的政治决策者还是焦虑的地产商们。如果我们指望他们用优势的审美生产力来进行“自我监督”,那必定是非常不现实的。

0
《被压迫的美学》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