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帝国的兴亡(全三册) 9.1分
读书笔记 十分钟浏览《第三帝国的兴亡(中)》
过河石子

第十二章 通向慕尼黑的道路

捷克斯洛伐克是由几个不同的民族组成的,它从一开头就苦于一项国内问题,20 年来一直未能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就是少数民族的问题,捷克斯洛伐克国内有100 万匈牙利人,50 万卢西尼亚人和325 万苏台德日耳曼人。这些民族都依恋不合地仰望着他们的“祖国”——匈牙利、俄罗斯和德意志。

捷克斯洛伐克境内日耳曼少数民族的困境,对希特勒说来,就像一年以后但泽之于波兰一样,不过是一个借口,以便让他用来在自己所垂涎的土地上制造纠纷,进行颠覆,用来迷惑其友邦,掩饰他的真实意图。至于这种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希特勒已经在11 月5 日向军事领袖们所作的演说和绿色方案的头几个指示中表示得清清楚楚了:消灭捷克斯洛伐克,攫取它的领土与人民,使之归属第三帝国。尽管有了奥地利的先例,法国和英国的领导人仍然没有憬悟到这一点。整个春天和夏天,几乎一直到最后,张伯伦首相和达拉第总理同世界上其他绝大部分国家一起,显然还硬是由衷地相信,希特勒的全部要求,不过是要为捷克斯洛伐克境内他的同胞申张正义而已。

事实上,当春天一天比一天暖和起来的时候,英国和法国政府还特意对捷克政府施加压力,要它给予苏台德日耳曼人以范围极广的让步。

对贝克而且对世界大部分地区的前途极为不幸的是,结果证明对于爆发大战的可能性摸得更准的是希特勒,而不是新近辞职的参谋总长。贝克是一个有学识、有历史眼光的欧洲人,他料不到英国和法国居然会硬是牺牲自己的利益而不干涉德国对捷克斯洛伐克的进攻。他懂得历史,然而却不懂得当代的政治。而希特勒却懂得。他相当时期以来就已经感到越来越可以相信自己的判断:张伯伦首相宁肯牺牲捷克而不肯参战,而在这种情况下,法国也不会履行它对布拉格的条约义务。

希特勒得到了他在戈德斯堡所要求的一切,而“国际委员会”又在他的威胁之下拱手奉上更多的东西。1938 年11 月20 日的最后解决,强迫捷克斯洛代克割与德国1.1 万平方英里的土地,上面住着280 万苏台德日耳曼人和80 万捷克人。在这个地区之内有着大量的捷克工事,它们构成了在当时来说是欧洲最坚强的防线,只有法国的马奇诺防线可能除外。这还不算,捷克斯洛伐克的全部铁道、公路、电话和电讯系统都被打烂了。根据德国人的统计,这个国家在被肢解以后丧失了66%的煤,80%的褐煤,86%的化学工业,80%的水泥工业,80%的纺织工业,70%的钢铁工业,70%的电力工业,40%的木材工业。好端端的一个富庶繁荣的工业国仅仅在一夜之间就被瓜分豆剖而破产萧条了。

他以德国历史上所罕见的天才人物的本能,不但看穿了那些中欧小国的弱点,而且看穿了西方两个主要的民主国家英国和法国的弱点,逼得它们向他的意志屈服。他发明了一套可以称为政治战的新的战略战术,而且取得了惊人的成就,这种政治战已经使得真刀真枪的战争成为不必要了。

在英国,似乎只有温斯顿·丘吉尔一个人看到了这一点。再没有别的人比他10 月5 日在下院的演说里把慕尼黑的后果说得更明白的了。我们遭到了一场全面的十足的失败,我们正处在第一等的大祸之中。到多瑙河的门户,到黑海的门户已经洞开了。所有中欧的和多瑙河流域的国家都将一个接一个落入,以柏林为中心的,庞大的纳粹政治体系中。不要以为这是结尾。它不过是开始。然而,丘吉尔并不是在朝之身,他的话并没有受人注意。

第十三章 捷克斯洛伐克再也不存在了

尽管捷克斯洛伐克亲德的新政府尽力讨好希特勒,它在新的一年开始的时候,也已逐渐认识到这个国家的命运已经定局了。为了进一步讨好希特勒,捷克内阁在1938 年圣诞节以前就解散了共产党,并且解除了日耳曼人学校里所有犹大教员的工作。

1938 年3 月初,他们陷入了进退两难、走投无路的局面。由德国政府所鼓动起来的斯洛伐克和卢西尼亚的分裂运动(在卢西尼亚,还要加上匈牙利的鼓动,后者如饥如渴地要并吞那块弹丸之地)已闹到这样的地步,如果不把它们镇压下去,捷克斯洛伐克就会瓦解。在这种情况下,希特勒肯定会占领布拉格。然而,如果分裂主义者被中央政府压下去,同样可以肯走的是,元首也会利用由此引起的纷乱,照样进军布拉格。捷克政府在反复犹豫之后,最后只是在对分裂主义者的挑衅已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选择了第二条路。摇摇欲坠的布拉格政府居然采取如此果断的行动,这完全出乎柏林的意料。

现在是希特勒“解放”斯洛伐克的时候了。“捷克斯洛伐克,”他说,“完全靠德国的恩惠才得以免于进一步被肢解。”德国已经表现了“最大程度的自制”。然而捷克人却还不知道感恩戴德。“最近几个星期以来,”他毫不费力地就酝酿出一腔怒气,接着说下去,“情况变得无法容忍了。

“独立的”斯洛伐克就这样在1939 年3 月14 日诞生了。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至此已经寿终正寝。

3 月15 日,清晨6 点钟,德国军队大举进入了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他们一点抵抗都没有遇到。第二天,他就在赫拉德欣堡宣布成立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保护国。这个国家,虽然声明说要让捷克人“自主和自治”,但是它的措辞本身就已经说明要使捷克人完全匍匐在德国人脚下。

第十四章 轮到了波兰

1938 年10 月24 日,慕尼黑会议之后不到一个月,里宾特洛甫在伯希特斯加登的格兰德饭店请波兰驻柏林大使约瑟夫·利普斯基吃饭。波兰,同德国一样,而且事实上同德国沆瀣一气,夺得了一块捷克的土地。这顿饭吃了3 个钟头。据德国外交部的一份材料指出,餐桌上的谈话“是在非常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

虽然如此,那位纳粹外交部长闲话不多就言归正传。他说波兰和德国之间达成全面解决的时机已经来了。他接着说,第一件事情就必须“同波兰谈一谈但泽的问题”。那块地方应当“归还”德国。

对波兰在但泽问题上的拒绝,希特勒的反应要激烈得多。在所有同德国接壤的国家中,从长期来说,波兰是最应该有所戒惧的。但是在所有这些国家中,它却是最没有看到德国的危险的。凡尔赛和约之中,再没有哪一条比建立波兰走廊、给波兰以出海通道并且把东普鲁士同德国分开的条款更使德国人怨恨的了。

德国已经准备同苏联瓜分东欧,包括波兰在内。这是英国和法国所无法出的大价钱,而且显然,即使他们能够出,也是不愿出的。希特勒在出了这笔价钱以后,显然很有把握不会被拒绝,

英国和法国在军事上有什么办法呢?硬攻西壁是不大可能的。向北经过比利时和荷兰包抄不可能迅速取胜。这些办法都帮不了波兰人的忙。这些因素都表明英国和法国不会参加战争。没有什么东西逼它们非打不可。到慕尼黑来的那批人是不会冒险的。英国和法国的参谋总部对武装冲突的前途有清醒的估计,因而是反对打仗的。所有这一切都支持这样一种看法:虽然英国可能大唱高调,甚至召回大使,也许在贸易上实行全面禁运。它还是肯定不会进行武装干涉。因此,波兰很可能单独应战,但是希特勒解释说,仍然必须把它“在一两个星期内”打败,好让全世界都看到它已完全垮台,这样就不会再设法搭救它了。

8 月17 日,哈尔德将军在日记里记下了一段奇怪的活:“卡纳里斯同第一局作战局查对过。希姆莱、海德里希,上萨尔斯堡:给上西里西亚送150套附件齐全的波兰军眼。”这一事件的代号叫“希姆莱计划”,做法十分简单——也十分露骨。党卫队的秘密警察将利用集中营里的死囚穿着波兰陆军的制服向靠近波兰边境格莱维茨地方的德国广播电台发动假进攻。这个地方靠近波兰边境,这样就可以指责波兰进攻了德国。

第十五章 纳粹一苏联条约

东面,希特勒取得了他具体希望得到的东西:一旦波兰受到进攻,而英国和法国又履行其条约义务出兵救援时,苏联同意不参加到英法一起。*他所付出的代价是在这个条约的“秘密附属议定书”里:值此德国和苏联互不侵犯条约签字之际,在下面签字的全权代表在严守机密的会谈中讨论了在东欧划分他们各自的利益范围的问题。第一,在一旦波罗的海国家(芬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所属的领土上发生领土的或政治的变动时,立陶宛的北部边界应成为德国和苏联两国利益范围的边界。第二,在一旦波兰国家所属的领土上发生领土的或政治的变动时,德国和苏联两国的利益范围将大体上以那累夫河、维斯杜拉河和散河一线为界。缔约双方的利益是否需要维持一个独立的波兰国家以及这个国家的边界应如何划定的问题,只有在今后政治局势的发展中方能予以明确规定。

第十七章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1939 年9 月1 日破晓,德国军队大举越过波兰国境,分北、南、西三路进逼华沙。天空中,德国机群吼叫着飞向自己的目标:波兰的部队、军火库、桥梁、铁路以及不设防的城市。几分钟之后,这些飞机就要使波兰人不分军民第一次尝到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来自空中的突然死亡和毁灭的滋味,同时也带来了一种恐怖,在此后6 年间欧亚两洲千百万男女老幼将经常处于这种恐怖之下。而在核弹出现之后,这种恐怖将以完全毁灭的阴影笼罩着全人类。

张怕伦政府在这条路上已经走到尽头了。它在大约32 小时以前照会希特勒,如果德国不从波兰撤军,英国就将宣战。可是一直没有答复,于是英国政府决心履行它的诺言。正如法国驻伦敦大使查理·考平在头一天下午2 点30 分给那位踌躇不定的庞纳的报告所说的,前一天英国政府就耽心希特勒可能故意迟迟不作答复,以便尽量攫取波兰领土,等到把但泽、走廊等地稳稳地抓在自己手里以后,他就可以在他8 月31 日那16 条的基础上提出一个“宽宏大量”的和平方案。

英国最后通碟所限定的时间上午11 点刚敲过不久,两小时前拒绝接见英国大使的里宾特洛甫,约见了那位大使,把德国的复照交给他。德国的复照说,德国政府“拒绝收下或接受,当然更谈不到履行”英国的最后通牒。大约12 点钟的时候,大不列颠正式对德国宣战。

9 月2 日将近午夜时分,法国政府才最后作出决定。9 月3 日,星期日,上午10 点20 分,即在英国最后通碟的时限截止前40 分钟,内容通知过来了。法国最后通牒的措辞和英国的大致相似,所不同的是法国宣布:如果德国给予否定答复,法国将履行自己对波兰所承担的“为德国政府所知道的”那些义务。

1939 年9 月3 日晚上9 点,正当希特勒动身离开柏林的时刻,德国海军出击了。德国U 一30 号潜艇在赫布里底群岛以西大约200 英里处,事先不经警告就用鱼雷击沉了正从利物浦驶往蒙特利尔的英国邮船“雅典娜”号,船上载有乘客1400 人,有112 人死亡,其中有28 名美国人。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了。

第十八章 波兰的覆亡

1939 年9 月5 日上午10 点,哈尔德将军同德国陆军总司令冯,勃劳希契将军和北方集团军司令冯·包克将军谈了一次话。他们对德国进攻波兰后第五天早晨的形势作了一番估计之后,一致认为,“敌人实际上已经被打垮了”。

不到48 小时,波兰空军就被摧毁了。不到一星期,波兰的陆军就被击溃了。波兰政府,或者说波兰政府的残余,在饱尝德国空军的轰炸与扫射之后,于15 日逃到罗马尼亚边境上的一个村庄。

于是波兰就像奥地利和捷克斯洛伐克一样,从欧洲地图上消失了,不过,这一次帮助和怂恿希特勒并吞一个国家的,却是那个长期以来一直以被压迫民族的维护者自居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这是波兰第四次受到德国和俄国(奥地利参预了其余几次)的瓜分”而在瓜分过程中,情形以这一次为最残酷无情。

第十九章 西线的静坐战

9 月26 日,华沙陷落的前一天,德国的报纸和电台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和平攻势。根据我当时的日记,其要点是:“为什么英、法现在要打仗呢?没有理由要打仗。德国对西方并无野心。”

元首说,他们必须承认一个事实:“波兰已经不可能重新站起来了。”他说除了这一点必须承认之外,他准备保证“欧洲其余部分”的现状,包括保证英国、法国以及低地国家”的“安全”。

第二十章 征服丹麦和挪威

德国最新侵略计划的代号叫做“威塞演习”——一个听起来没有什么恶意的名字。这是德国军事侵略中由海军起决定作用的唯一行动。

在1940 年4 月9 日上午5 时20 分整(丹麦时间上午4 时20 分),天亮前1 小时,德国驻哥本哈很和奥斯陆的使节向丹麦和挪威政府递送了德国的最后通碟,要求他们毫不反抗地立刻接受“德国的保护”。希特勒宣称,德国是来援助丹麦和挪威抵抗英、法两国的占领的。

挪威国王、政府和议会议员都已经逃离首都转移到北方的山区去了。虽然他们一直在转移阵地抵抗,但最终还是没有逃过战败的结局。

丹麦人则处于更为绝望的境地。他们这个快乐的小小岛国是防守不住的。这个国家大小,地势太平坦,而且最大的部分日德兰,对于从陆路开来的希特勒的装甲部队是敞开无阻的。国王和政府不能像在挪威那样可以逃到山地去,也不能指望从英国那里得到什么援助。国王听从了政府的劝告,不顾普莱奥尔将军的相反意见,还是投降了,并且下令停止任何抵抗。

第二十一章 西线的胜利

1940 年5 月10 日,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春日,天刚破晓不久,驻柏林的比利时大使和荷兰公使被召到外交部。他们得到里宾特洛甫的通知,德国部队即将开人他们的国家,以保卫他们的中立,抵御英法军队即将进行的进攻——这正是一个月以前对丹麦和挪威所提出的同一个站不住脚的借口。德国发出的一份正式最后通牒,要求两国政府不要进行任何抵抗。若有抵抗,一定会遭到粉碎,而流血的责任,“完全要由比利时王国和荷兰王国的政府负责”。

希特勒由凯特尔、约德尔和最高统帅部其他人员陪同,于5 月10 日天刚破晓时,到达了缪恩施特菜菲尔附近、他称之为“鹰巢”的大本营。德军在西面25 英里之外的地方,正在越过比利时边界长驱直人。在从北海到马奇诺防线之间的175 英里战线上,纳粹的部队已突破了3 个中立小国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的边境,粗暴地违反了德国人曾经庄严地一再作出的保证。

就荷兰方面说,这只是一场5 天的战争。至于比利时、法国以及英国远征军,也在这短促的期间决定了命运。就德国方面说,在战略和战术的执行上,一切都是按计划行事的,甚至执行得比预定的计划还要好。他们的成就超过了希特勒的最高希望。他的将领们都给自己的胜利的闪电速度和程度弄得乱了章法。

自从5 月20 日古德里安的坦克部队突破盟军防线进抵海边的阿布维尔以后,英国海军部就根据丘吉尔亲自下的命令调集船只,为英国远征军和其他盟国军队可能撤出海峡上的各处港口做准备。非战斗人员和其他“用不着的人”立即开始渡过这个狭窄的海面前往英国。到5 月24 日,我们上面已经谈到,北面的比利时前线已接近崩溃,在南方,从阿布维尔沿海岸向北猛扑的德国装甲部队,在攻克布伦包围加莱以后,已经到达距离敦刻尔克只有20英里的阿运河。比利时军队、英国远征军9 个师和法国第一军团的10 个师都被夹在中间了。虽然在包围圈南端,运河、沟渠和泛滥地区纵横交错,地形不利于坦克的行动,但古德里安和莱因哈特的装甲军已经在海岸上的格腊夫林和圣奥麦尔之间主要障碍之—阿运河彼岸建立了5 座桥头堡,准备给盟军以彻底打击,使他们受到从东北方推进过来的德国第六军团和第十八军团的夹攻,从而完全消灭他们。5 月24 日晚上,最高统帅部突然发来紧急命令,这道命令是在伦斯德和戈林怂恿之下,不顾勃劳希契和哈尔德的激烈反对,由希特勒坚持发出的。命令要坦克部队停在运河一线,不要再向前推进,这就给了哥特勋爵一个意外的、重要的喘息机会,他和英国海军及空军都充分利用了这个机会。伦斯德后来体会到这一点,他说,这个喘息机会导致了“战事中几个重大转折点之一”。

敦刻尔克救了英国部队。但是丘吉尔6 月4 日在下院提醒他们说,“战争不是靠撤退来打赢的”。英国的处境的确是严重的,比较近1000 年前诺曼人登陆以来任何时候都要危险。它没有陆军保卫岛屿,空军力量在法国已受到很大的削弱。剩下的只有海军。

英国继续战斗的决心,似乎并没有使希特勒感到不安。他确信在他把法国干掉以后,他们就会改变主意的,而他现在就要干掉法国了。6 月5 日,在敦刻尔克陷落后的第二天早晨,他们在松姆河上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随即以压倒的力量从阿布维尔到莱因河上游这整个400 英里宽的横贯法国的战线上采取攻势。法国的命运已注定了。他们只能用65 个师(其中大部分还是第二流的),去抵抗包括10 个装甲师在内的德军143 个师的兵力,因为最优秀的部队和大部分装甲部队都在比利时消耗掉了。力量薄弱的法国空军也所剩无几。

6 月10 日,法国政府匆忙地离开巴黎。6 月14 日,这个未设防的伟大城市,法兰西的光荣,被冯·库希勒将军的第十八军团占领了。巴黎铁塔上立即高悬起卐字旗。6 月16 日,雷诺辞职,他的政府已经逃到波尔多,贝当接任总理,贝当在任职的第二天,就通过西班牙大使向德国要求停战。

在这目眩头晕的胜利的顶峰,希特勒和他的将领们犹豫不决了。他们没有策划下一着,也没有想出走下一步的办法。事实证明,这个致命的疏忽,是这场战争而且的确是第三帝国的短促的生命和呵道夫·希特勒昙花一现的事业中的巨大转折点之一。他们在取得了许多伟大的胜利之后,现在失败开始了。但是,当然,这是难以预见的,因为当时在围困之中的英国正在孤军坚持作战,为了准备应付德军在夏未的进攻,把手头的一切可以使用的力量都用上了。

第二十二章 海狮计划:入侵英国的失败

德国最高统帅部作战局局长约德尔将军在1940 年6 月30 日写道,“德国对英国的最后胜利,现在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敌人再也不可能进行大规模的进攻作战了”。

在德国陆海空三军中,没有一个有才能的战略家知道如何进攻英国。终于在10 月12 日,纳粹统帅正式承认失败,取消入侵,到来年春天再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使阿道夫·希特勒终于后退了呢?一个重要原因是,在空中进行的不列颠战役的不利发展。

戈林对英国大规模空中攻势——“鹰计划”——是在8 月15 日发动的,其目的在于把英国空军逐出空中,从而完成发动入侵的一个必要条件,现在已经成为帝国元帅的肥胖的戈林,对胜利毫不怀疑。但是,德国遇到的困难远比戈林想象的惨烈。英国战斗机司令部派飞机同处于极大优势的攻击力量作战,靠的是机智地运用雷达。德国飞机刚从西欧的一些基地起飞,它们的影子便在英国雷达的萤光屏上显示出来,它们的航程被精确地划出来后,英国战斗机司令部完全知道在什么地点和在什么时候迎战最为有利,这是战争中的新发明,它使德国人感到迷惑,因为在发展和运用这种电子装置方面,德国人远远落后于英国人。

0
《第三帝国的兴亡(全三册)》的全部笔记 3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