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与随想 9.4分
读书笔记 第二十六章
三步

赫尔岑的第二次流放,荒诞又熟悉

“我问您,有没有听到蓝桥旁边一个岗警夜间杀人抢劫的事?”
“听到过,”我直率地回答。
“可能还传播过这消息吧?”
“大概讲过。”
“也许还发表了议论?”
“也许。”
“什么议论呢?对政府心怀不满,肆意攻击—这就是症结所在。我坦白对您说,有一点您还值得赞许,这就是您对一切供认不讳。我想伯爵会考虑这一点的。”
“算了,这哪里谈得到供认,”我说,“全城百姓谁不知道这件事,内务部办公厅以至小店铺中,都有人议论。因此我谈到它又有什么可奇怪的?”
“散播虚假而有害的谣言是一种罪行,是法律所不许可的。”
“您对我的责备使我觉得,似乎这事是我捏造的?”
“在呈送皇上的报告中仅仅说,您传播了这种有害的谣言。因此圣上决定,要您重返维亚特卡。”
“您不过是在吓唬我吧,”我回答,“怎么可以为这么一点小事就把一个有家的人放逐到千里之外,何况这是否事实,还没有经过查证,怎么能就此判罪和定刑呢?”
“您已经承认了。”
“可是在您与我谈话之前,报告已经呈上,事情已经决定了,不是吗?”
“请您自己瞧吧。”
老头儿走到桌边,在不大一叠公文中翻寻,冷冷地抽出一份递给我。我一看,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种毫无公理可言的行径,这种不顾法律和正义的无耻勾当,哪怕在俄国也是惊人的。
我沉默了。似乎老头儿自己也觉得案情荒唐可笑,不可理喻,因此不想再为它辩护,也沉默了。
0
《往事与随想》的全部笔记 2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