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台月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七章
Scorpio-ly
司马迁跪谢皇恩。刘彻看了看天上的繁星,又朝台下的未央宫看去,只见月光下殿庑起伏连绵十分壮观,宫内巷道上灯火通明,勾勒出了未央宫各大殿阁的轮廓。而宫里诸殿中除了石渠阁只有椒房殿仍旧灯火通明,刘彻知道八成是皇长子刘据还在刻苦读书。刘彻沉吟了一下问司马迁:“你能否给朕起一卦?”
司马迁连忙答应,他不敢问皇上所求何事,只能从怀中掏出起卦用的铜钱默默对天祷告,然后洒在了地上。司马迁定睛看去,六枚铜钱排成了一个屯卦。他沉吟了一下对刘彻说道:“陛下,这一卦是屯。卦辞说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是大吉之卦,不利于出门远行,有利于封侯封王。”
刘彻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他点点头示意司马迁继续说下去。司马迁看着地上的卦象又想了一会儿说道:“陛下,此卦上为坎,下为震,震为雷。云行于上,雷动于下,君子观此卦象,应该取法于云雷,用云的恩泽、雷的威严来处理政事。这卦象中也有小草萌生开始困难,后来长成参天大树的意思。”
刘彻微笑着对司马迁说道:“很好,你明日到椒房殿找当值太监去要皇长子的生辰八字,给朕找一个黄道吉日,朕要立太子。”
司马迁愣了一下,立刻伏地拜倒说道:“陛下圣明!大汉社稷后继有人,微臣为陛下贺!”
刘彻心情大好,他示意司马迁平身,自己则缓步走下了渐台。司马迁看到皇帝一行渐行渐远,他却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呆呆地望着地上卦象中的上六,那爻辞他记得清清楚楚:乘马如班,泣血如涟。
0
《渐台月》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