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的高山 8.5分
读书笔记 无家可归
海盐巧克力

P8.

一星期之内,他的心彻底碎了,仿佛一枚开裂的茧。破茧而出的不是蝴蝶,而是灰色的飞蛾。它落在他的灵魂表面,不再飞起。

P13.

伯父的家也是一个悬浮着早夭生命的幽冥之境。他闭上眼。孤独仿佛一条狗,循着气味凑上前来,绕着他转了一圈又一圈。他挥手驱赶,它却不依不饶。

P16.

“它闪耀,它尖叫,它怒吼,它咆哮。当圣殿的帷幕自上而下一分为二,真正的上帝之子一声大喝,吐出他最后的气息。”

P22.

爱是一座拥有许多房间的房子,一个房间供爱就餐,一个房间供爱娱乐,一个房间供爱沐浴,一个房间供爱更衣,一个房间供爱休息;每一个房间同时也可以用作欢笑的房间、聆听的房间、倾诉秘密的房间、生闷气的房间、道歉的房间,或者亲密相处的房间,当然,也可以是迎接家庭新成员的房间。爱是这样一座房子:每天清晨水管里汩汩涌出崭新的情感,下水道冲走昨日的争吵;推开明亮的窗户,清风扑面而来,满是友善的味道。爱是这样一座房子:它的根基不可撼动 它的屋顶坚不可摧。他曾经拥有一座这样的房子,直到它被摧毁。

P25.

伊比利亚犀牛曾漫步于葡萄牙的乡间。尽管它外形丑陋 他却总为它的命运感伤。这种动物最后的堡垒不正是葡萄牙高山区吗?这种动物以一种颇为奇特的方式存在于葡萄牙大众的想象中。人类的进步注定了这个物种的消亡。在某种意义上,它是被现代文明碾过的。它被追捕、猎杀,直到灭绝、消失 仿佛一种可笑的陈旧观念,直到消失的那一刻才激起人们的遗憾与怀恋。

P32.

他的心直往下沉。这间装在车轮上的小屋,配上几件从起居室、洗手间和壁炉搬来的零碎家具——这无疑是在可悲地承认,人类的生活已经沦为这样一种状态:一面争先恐后地奔向虚无,一面却试图留住家的温暖。

P48.

“我来到此处,不是为了引导那些自由的人,而是为了那些被奴役的人。前者拥有自己的教堂。而我的羊群的教堂没有四壁,唯有一个可以触及上帝的穹顶。”

P57.

“那只口袋里叮当作响的全是失落的非洲魂灵。”

P59.

这头巨兽跃至二档,一路飞奔。路面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飞逝在车轮下,他感觉不再是车在前行,而是大地从脚下被拽走,仿佛那种把桌布从摆满物品的桌上猛然抽走的危险戏法。大地以惊人的速度消失,似乎它也清楚,这种戏法只有以电光火石的速度才能奏效。之前他害怕开得太快,现在却害怕开得太慢,因为一旦二档失灵,后果不仅仅是他撞上某根电线杆一命呜呼,整块脆弱如瓷器的大地也会与他同归于尽。在这种几近疯狂的状态下,他俨然是一只在茶托上叮咣乱颤的茶杯,眼中闪烁着骨瓷般的光芒。

P60.

他谈到一种“混血的沉默” 一种小岛上的湿热与岛上不幸居民之间的结合。这种混血的沉默无处不在,难以回避。圣多美的夜晚比白天更喧闹,那是昆虫的狂欢。日出之后一切周而复始,沉默依旧。

滋养这种沉默的是两种情绪:绝望与愤怒。或者,借用乌利塞斯神父的话,是“黑色的深渊与红色的烈焰”。

P61.

“土著的小屋一夜之间就消失了,空虚如涟漪一般在白人身边漾开,将他们孤立。我也不例外。我是一个在非洲的孤独的白人。”

P67.

“阳光无法给予我慰籍,睡眠也毫无裨益。食物不再让我满足,人类的陪伴亦是徒劳。即使是最简单的呼吸,也在透支我心中所剩无几的乐观。”

P69.

“黑暗在我体内迸发,化作让灵魂窒息的水藻。”

P70.

驾驶室两侧疾风呼啸,车速快得难以想象,路旁的电线杆接连掠过,彼此近得像梳子的齿。电线杆后方的景色在视野中变得模糊,如一群惊慌失措的鱼在他眼前一闪而过。在这片被高速虚化的土地上,托马斯只注意得到车身的轰鸣和零件之间咔嗒咔嗒的撞击声,以及前方的路——它诱惑着他 让他产生幻觉,似乎它是鱼线,而他是上钩的鱼。尽管身处开阔的乡野,他的意识告诉他或许他正在穿过一条隧道。他被这片喧嚣裹挟着,眼前一阵恍惚,心里却惦记起车的润滑。他想象着引擎的一个小零件慢慢变干、温度升高、迸出火焰,然后整辆车炸成一个七色火球,汽油中绽放出蓝色、橙色和红色的光芒。

没有一个零件起火。车只是叮咣响着,怒吼着,以令人生畏的食欲吞噬着眼前的路。

P74.

“什么也没有。在这座草木疯长的绿色岛屿上,他们像骡子一样夜以继日地劳作。只有在这些神龛上,我才能依稀看到他们过去的影子,那种对于人世幻象的向往。”

P100.

“我什么也没说。我的舌尖上不再有任何言不由衷的布道词句。我蜕变了。我看见了。我已经看见了。那短短一瞥让我看清了一种不幸,在此之前,它从未在我心中激起涟漪。步入囚室时,我以为自己是一名基督徒,出来时,我明白自己其实是一个罗马士兵。我们与野兽无异。

如今她们自由了。一直以来 ,她们本该如此自由。”

P103.

在葡萄牙,阳光常如珍珠般柔和闪烁,它撩人心弦,亲切友善。这里的黑夜同样拥有独特的质感。你会发现稠密、浓烈、涌动的黑色凝聚成团,浮在房屋的阴影里,在普通旅店的院子里,在高大乔木的背后。夜入三更,这块黑色凝块扩散开来,像鸟儿一样飞到半空。

街巷如巨型乌贼的触须般蜷曲起来。

P111.

托马斯浑身战栗。他抬起头。一阵微风拂过,无论目光投向哪个方向,都是一如既往的壮丽景色:远处的荒野植被、远处的农田沟壑、道路、天空、太阳。所有的一切各归其位 ,时间依照自己的韵律流淌。然后,眨眼之间,没有任何警告,一个小男孩扰乱了所有的秩序。田野当然会注意到;它们会升起,掸去尘土,凑上前投来关切的目光。道路会像蛇一样翻卷起来,发布哀伤的声明。太阳会在悲戚中暗淡下去。重力也会深陷沮丧,各种物体浮在空中,质疑存在本身。但是,这些都没有发生。田野依然沉默,道路依然笔直,早晨的阳光不曾眨眼,依然射出清冷的光。

P112.

他一手抓起恐惧,把它塞进一个盒子,拧上盖子。如果他尽快离开,这一切便可如同没发生过一样。现在这场事故之存在于他心里,它是一道私人的印记,一道只留在他良心上的刻痕。

然而,恐惧和疲劳接踵而至,速度那么快,震动那么剧烈,如同一条激流在车下转瞬即逝。

P113.

托马斯的心在下沉。他作为一桩盗窃案的受害者,现在却犯下一桩盗窃案。两次被偷走的都是孩子。两次他的善良和悲伤对于结局都无能为力。两次都是命运在作祟。有苦难也有好运 ,但他的好运再一次用尽了。他忽然感觉自己被吞噬了,仿佛他是一只在水面上挣扎的小虫,一只巨大的嘴将他一口吞下。

那个孩子在他的体内推搡。

P118.

他想让自己的笑声显得轻松些,但他的胜利被汹涌的情绪吞没——那是一种深不见底的悲哀。他努力克制着。这就是拿撒勒人耶稣的真相,一个生物学上的现实。所有的科学研究结果都指向我们存在的物质性。那种悲哀越来越深。他望着乌利塞斯神父的猿猴苦像。“不是神——只是动物。”

P119.

从直肠到咽喉,他成了一块痉挛的肌肉,仿佛被那个孩子攥在手心,像块湿抹布一样拧来拧去。

P120.

他哭得像个孩子,上气不接下气,泪流满面。我们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动物。这就是我们,我们只有自己,仅此而已——我们与上帝之间并不存在更神圣的联系。我们是直立行走的猿猴,而非堕落凡尘的天使。随之而来的孤独感压得托马斯快要窒息了。

也许宗教中这种可怕的自以为是,是人类表现智慧、保留尊严的一种方式。我们那么迫切地想表露自己与其他生物的不同,甚至利用自己的智慧创造了神明与神话,并以此为工具掠夺和奴役我们的伙伴与同胞。我们筑起神圣、傲慢、野蛮的驻防,将自己囚禁在至高无上的孤独和疯狂之中,并使之成为历史与宗教文化中一个揭不得的伤疤,一个见光死的秘密,一条流向财富与虚无的孤独之河,沿路吞噬和我们的良知一样单纯又弱小的生命。

0
《葡萄牙的高山》的全部笔记 15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