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英美哲学 8.4分
读书笔记 日常语言学派。
nolix

我们在本篇导论中已经谈到分析哲学有两个传统,一个是弗雷格彩罗素开创的人工语言的分析传统,另一个是摩尔开创的日常语言分断传统。我们在这一章中以赖尔和斯特劳逊为代表介绍牛津学派的日常语言哲学。

日常语言哲学的中心本来是在英国的剑桥大学。

因为摩尔是剑桥大学的教授,维特根斯坦后来也在剑桥大学教书,他的后期哲学通过在剑桥大学的授课及其流传出去的笔记而发挥影响。但在第二次世界大结束后,日常语言哲学的中心移到了牛津大学,在那里出现了一批杰,出的日常语言哲学家,如赖尔(G. Ryle, 1900-1976)、奥斯丁(J. L.ustin, 1911-1960)、厄姆森(J. O. Urmson , 1915- )、斯特劳逊(C.Strawson, 1919- )等。

牛津学派的日常语言哲学与维特根斯坦的后期哲学相似。牛津学派像后期维特根斯坦一样主张语言的功用是多种多样的,语言不仅能作描述,而且还有其他无数种用途。但是很多人把那些不具有描述的句子也当作描述性的句子。奥斯丁认为这是一种普通到足以获一个名称的谬见,他把它称为“描述-谬见”。

.....

他说假如我无意踩别人一脚,我对他说“对不起”。“对不起”这句话是在行为还是在“执行”道歉的行为呢?

当然这是在“执行”“描述,又如当某人在法庭上作证时说:“我起暂我说的都是真的。"“描述”起誓的活动呢?还是在“执行”起誓的活动呢?当然是在执行起誓的活动。这就是语言的“执行过程“。

奥斯厄姆逊提出了一种语言的“评价用法”。他认为像“这是好的”之类的用法,在大部分场合相当于“我同意”,“我赞成”的用语。它跟“这是黄的”这样的句子不同。

“这是黄的"是描述性的,而“这是好的”不是描述性的。

例如,说“这只苹果是好",不等于说“这只苹果是大的、熟的、新鲜的”等等。因为我们可设想让一架自动机器来挑选苹果,自动机器可以把大的、熟的、新苹果挑选到一边去,但是自动机器并不“喜欢或不喜欢”这类苹果,不知道这类苹果是好的还是坏的。厄姆逊认为当我说“这是好的"的时候,我不是在描述我所评价的东西,也不是在描述我的评价,而这身就是评价。

我们不能把语言的描述用法跟语言的评价用法混着起来。

尽管牛津学派的许多论点在维特根斯坦的后期哲学中都出现过,但维特根斯坦谈得相当简略。他所使用的方法是设计一个一个的景,让人们在这些场景中自己去领略这些论点,而在牛津学派以比较系统的方式发挥这些论点。

我不想说牛津学派的这些论点都是从维特根斯坦那儿来的,也不想断言牛津学派的这些系统述是对维特根斯坦的论点的惟一正确阐述。而是想指出牛津学派的日常语言哲学和维特根斯坦的后期哲学交相辉映,维特根斯坦的的评论通过牛津学派哲学家的著作而更广泛地发挥着影响。

0
《二十世纪英美哲学》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