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们 8.8分
读书笔记 笔记
阿依达

“那微风夹带多种讯息地穿过草尖,草尖沙沙刷过最细最敏感的腹毛,那光影每秒钟甚至更小刻度的变化,那百万年来祖先们汇聚在热血脉里的声声召唤,那瞬间,时间不花时间(卡尔维诺说,故事中,时间不花时间),掌爪下的搐动,哪管他什么动物都同样柔软的咽喉,但不急咬不急咬断它……甲壳虫如何肢解,飞鸟如何齐齐地只剩飞羽尾羽和脚爪和头……洗脸理毛,将那最后一滴鲜血深深揉进自己的腺体中……”

“我每每努力为想象中的细节再再增补更多的小细节,唯其如此,才能平衡我们这一场人与野性猎人在城市相遇,注定既亲密又疏离的宿命。”

“星辰下,潮声里,往事霸图如梦。 少年时钟爱的句子破窗寻来,我且将它慷慨地送给这些我所结识的城市猎人及其了不起的祖祖宗宗们。”

“白日,我们又都重新恢复正常,麻瓜推门而入,像狗族一样不择地地通道一倒,伸长手脚歇息,我们遥遥对望一眼,知道是指昨夜里的事。”

“一只绿眼黑猫,与我正钟爱想念的一模一样。我们对峙良久,我深深望进他眼瞳里,确定他是因思念我而穿越时空化身于此,就像神话里那些神祇们常干的事。”

“不止一次我看到父母牵着散步的五六岁小孩跺脚追吼他们,其中为数极少的一二小孩好奇趋前时,父母无例外地喝止:“脏死了赶快走!”大些的小孩拿石子丢墙头的猫,大人用BB 弹射,路边饮食摊贩用沸水泼他们,有人(学校老师)干脆把野仔猫从四楼当学生面抛下,有高级雅致的住宅家院不顾丑陋地密密圈上铁丝网阻止他们路过,你藏匿在角落每天更换的清洁水罐(所以不可能有登革热病媒蚊)屡屡被恶意地倾覆或踩扁,还有人仅仅只是不想在十五楼阳台赏风景时会看到河堤野草地里的野猫“好恶心哦”,便天天催唤环保局来捕猫,赶尽杀绝。”

“对人族,尚且如此,公然挑选符合统治者利益、喜好的人作为“选民”,对其他“非我族类”,岂会手软? 什么时候开始,我在旅行观察不同国家时,在各种参考指标指数外,不知不觉加进了一项猫族指标,看这国猫族的反应,知道这国人是如何对待“非我族类”的。 缘此,有比我们更糟的地方吗?”

“我不止一次理智提醒自己,不可以用单一指标来衡量一个国家(经济的、民主的、人权的、文化的……当然,猫咪的),但是,但是一个不肯给非我族类一口饭、一口水、一条活路的国家,作为人族的我们生存在其中,究竟有什么快乐、有什么光彩、有什么了不起可言?”

“关于后者我记得自己幼年时,一只母猫在我床下做窝生养,我不听父亲劝阻一天殷勤探看数次,终于没安全感的猫妈妈把仔猫们全数吃回肚里。我清楚记得窝里那些残余的小爪小耳细致粉嫩没什么血腥,猫妈妈一旁悠然自得慢条斯理地洗脸理毛。”

“人族世界常有的险恶之事从没叫我失志绝望过,为什么此刻我一丁点的力气也使不上,我只想能当场化身为狼,引颈对天嚎出我的愤怒和无法流出的泪水。”

“他还常常趁我坐得低低地埋首书报时,从高处探手探脚爬到我颈间,两手环抱住我大头,在发丛中嗅嗅啃啃,想起来时对我耳朵吹热气,又或一手勾住我颈子试图咬我咽喉,我又痒又痛不好拒绝地躲闪着,闷笑出眼泪来,因为这些动作完全与他对其他的猫大哥猫大姊示亲爱时做的一模一样。作为一个人族,我真真感到骄傲和快乐极了。”

“我的心好痛喔,在这每天都有天灾人祸、人命百条千条死去的现下,我简直无法对别人倾诉一只街猫的离去和与我的短暂际遇。”

“这是一支流浪的队伍,一个离散的族群,如一球蒲公英,瞬间吹开,各自不见。”

“家里的猫们在一楼的长沙发上各据席位,一猫一垫,像议会长老一般睡得无知无觉,不担心哗变或起义。空气中都是一个个悠然浮升的黑甜之梦,由于太酣沉,彼此无碍无害不会相撞。”

“街猫来如水,去如风,变动不居。这册录猫簿啊,没有封底的时间与记忆之书,宛然流动的生命本身汤汤直下。得以与猫在浮世彼此收养,并且记取他们的名字,是印记也是戳记。”

0
《猎人们》的全部笔记 1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