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蔷薇 9.1分
读书笔记 心灵的印痕
Atomic Frank

窗玻璃是老式的凹凸玻璃,闪烁出虹霓般的光彩,而且不知为什么,烛焰映在上面会出现叠影。

所有的家具:长沙发、桌子、椅子,都是浅色木料的,由于年深日久,已磨得光溜溜的,而且散发出一股柏树的气味,就跟圣像一样。

这幢宅第里有许多早已没有用处了的逗人发笑的东西:火炬形的守夜灯、暗簧锁、贴着“巴黎”字样的大肚子小瓷瓶瓶子里的雪花膏已经石化,一束落满了灰尘的蜡制茶花(挂在一根生锈了的大钉子上),一把小圆刷,那是专门用于擦掉呢面牌桌上记分的粉笔字的。

宅第里保存着三本厚厚的日历,一本是一八四八年的,本是一八五○年的,还有一本是一八五二年的。我从日历上的宫廷女官的名单中找到了普希金的妻子娜塔丽娅·尼古拉耶芙娜·兰斯卡娅的名字和普希金的情人伊丽莎白·克萨维里耶芙娜·沃隆佐娃的名字。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名字使我感到惆怅。直到现在我还不明白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屋里像死一般寂静吧。在远处的奥卡河上,靠近库兹敏水闸的地方,有艘轮船在鸣笛,我不由得想起了一首诗,这首诗久久地萦绕在我脑际:

阴霾的白天逝去了,阴霾的夜晚

把雾霭像铅灰色的棉絮一般铺满了寒天;

朦胧的月亮像一个幽灵

冉冉地升起在松林的后边……

(①这是普希金于1824年写的一首无题诗的最初4句。据说这首诗是献给沃隆佐娃的。)

0
《金蔷薇》的全部笔记 15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